Why so many tiger mums and wolf dads? – 虎妈与狼爸为什么流行?

Read or translate in

案:看电视剧《虎妈猫爸》,感觉配角比主角出彩。如董洁扮演的小三唐琳,有些小三贱在脸上,她则贱到骨子里;再如杜峰与毕大千这两个狠角色,一个是狼爸,一个是虎父,他们推行的虎狼教育,在剧中注定以失败告终,却在剧外遍地开花。四年前我写过一篇关于虎狼教育的评论,可惜当时对教育的内涵认知不足,一些措辞稍嫌浅薄、中庸。看完《虎妈猫爸》,我坚信自己将是虎狼教育的敌人。
虎狼教育
先有虎妈,后有狼爸。
蔡美儿与萧百佑得虎狼之名,源于他们对子女的教育方式,像虎一样威严,像狼一样残暴。譬如虎妈要求女儿每天都要练琴,一首钢琴曲弹不好,就得从晚饭后练到夜里,中间不许喝水、上厕所;狼爸更狠,他的教育理念,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打。“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堪称名言,足以媲美古训“棍棒底下出孝子”。
以结果而论,他们的教育似乎成功了。虎妈的长女,14岁便在卡内基音乐厅弹钢琴,17岁便接到哈佛与耶鲁的录取通知书;狼爸有三个孩子考上了北京大学,据说知书达理,品学兼优,精通琴棋书画。
有人质疑,称狼爸的三个孩子,两个是香港籍,一个是美国籍,他们到北大读书,相当于留学,考起来太容易,如臂使指,手到擒来;有人说,考上北大未必就是成功,考不上北大未必就不能成功……
我们大可不必执迷于对何谓成功的辩驳,成功者有一千副面目,不成功者却只有一副。唐骏说,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事实则是,他的复制可以成功。虎妈与狼爸的成功能否复制?我想起一句老话叫“因材施教”。我承认,虎妈与狼爸的教育有其合理性,有些材质,的确需要刀斧的砍伐;然而我同样承认,虎妈与狼爸的教育并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假如摆在你面前的材质,轻轻一碰,就会断折,何必需要刀斧手伺候呢。因材施教的真义,在于自由。虎妈与狼爸有他们的自由,你有你的自由。这两种自由,互不侵犯。
只是,我们的孩子,是否有其自由呢?
所谓自由教育,不仅指教育者的自由,还指被教育者的自由,其宗旨,在于教育赋予人自由。假如仅有一方得自由,那便不是自由教育。虎妈与狼爸的教育,可美其名曰“虎狼教育”,与自由教育的距离,大约有十万八千里。
“虎狼教育”的本质,是教育者如虎狼,被教育者如羔羊。这一点,可以狼爸的教育为证。狼爸的子女,并非一味甘心做狼口之下的羔羊,他们曾反抗父亲:“什么都要听你的,太不民主了。”狼爸却振振有词:“什么是民主?你们是民,我是主,这就是民主!”所以他说什么,孩子都要听;孩子出门,需要他审批,还要被监控行踪。
狼爸的民主观,与我们所理解的民主,不啻天壤之别。从字面上讲,所谓民主,即由民当家作主,民才是主人;狼爸则将民主一拆为二,民与主被置于对立的境地,他的民主,则与专制无异。他滥用了民主之名,犹如滥用了自由之名,这一幕,我们却是多么熟悉。
然而,虎妈与狼爸的专制教育,大有其市场。他们之走红,一面因其标新立异的教育方式,另一面,则关乎商业运作,虎妈的新书《虎妈赞歌》,狼爸的新书《所以,北大兄妹》,都适时出版,为了卖书,制造一些概念,这些伎俩,司空见惯。不过他们的书能被嗅觉比狗还灵敏的出版商看中,足以说明,还是有些人,愿意为他们的教育观念买单。
虎妈与狼爸迅速走红的背后,乃是在今日中国风靡一时的狼文化。狼文化的要义,在于将我们所生存的社会视作蛮荒的丛林,你要想活下来,你就得做狼,而不能做羊。父母将儿女培养成狼,企业将员工培养成狼——当然,政府并不愿将民众培养成狼。尤其是处于社会中下层的人,他们深知,自己的孩子不是官二代,不是富二代,论出身,已经输了,已经落后于起跑线,若还不成狼,怎么可能在残酷而失控的竞争之中适者生存?
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成功人士呢,只是,像狼一样,便是成功吗?在我看来,一头残虐不仁的狼,远不如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更可悲的是,虎妈未必能教出老虎,狼爸未必能教出恶狼。从新闻来看,那三个上北大的蔡家子女,并无多少狼性,反倒像任人宰割的沉默羔羊,不知自由的滋味,毫无反抗的勇气——如你所知,这是古往今来的专制者最喜欢的物种。
2011年11月17日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