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made us more tolerant of ugly actions? – 谁在拉低我们对丑恶行为的忍耐底线?

Read or translate in

和我的几位长辈在一块吃饭,他们在政府机关工作,但级别都不高,在谈话中,我可能稍稍发表了对某些社会现象不满的话语,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他们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你呀,还是太年轻,年轻气盛的,要适应这个社会。听到这话我不禁讷讷然,连忙低语说道自己确实还是太年轻,见识若有不妥之处,还望各位长辈见谅并指正。确然,不要说我的这些长辈,其实我们平常人在谈话中不管言辞多激烈,情绪多愤怒,但到最后都会悠悠以一句“国情就是这个样子”缓缓结尾。

记得早初看过一部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刘德华饰演的角色刚开始做警察时不愿意去收黑钱、压榨小贩,他感觉这些行为简直不可思议,但最终还是被同化了。我想,倘若当时我们拥有着现在的思想方式和文明程度,作为一个“局外人”,肯定同会觉得他们那样的行为是不可思议的。

郜艳敏的人生经历令人倍加心疼,这则新闻刚刚曝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想,当地相关部门为什么不愤怒呢,我们普通人不知晓郜艳敏的惨痛经历,难道当地相关部门也不知道吗!近些天,青岛大虾事件闹得沸沸扬扬,38元一只大虾的欺诈行为让众多国人感到吃惊,一时网友编出种种段子予以调侃。难道当地相关执法部门不知道这种欺诈行为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借用蔡方华的话语讲,青岛大虾事件最该检讨的是什么呢?还是懒政现象。至于那几只虾,它们真的是无辜的。

为什么我们全国都在为这些事件感到吃惊时,当地相关部门却对此熟视无睹呢,难道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的心理感触线比我们平常人都高那么一大截?

我们觉得天大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当地的相关部门人员看来,算不得什么,因为人家已经习惯。

其实当地部门人员已经习惯某些丑恶行为也不算得是最糟糕的事情,真正糟糕的是,普通民众也已经习惯,我们也变得不易吃惊讶异。每发生一件本应触动民众心理神经的丑恶事件,民众却觉得没什么,因为当地就是这个样子啊,不断提拉着民众的愤怒底线。久而往之,人们对一切丑恶都变得习以为然,不再愤怒,这才是最糟糕的事情。某地出租车不打表乱收费、某景点强买强卖、上访人员被殴打、某些官员包养情妇这些事件当初都让我们义愤填膺,如今听到却再也激不起心理波荡。这次青岛大虾事件曝出后,我相信以后再看到青岛大虾这类新闻,我们也只会无奈地呵呵一笑。

“扫黄抓赌”本是警方的正常行为,黄、赌本身也是犯法的,警方打击这些行为按理说是让人拍手叫好,可是为什么近些年来有人会对警方这种行为颇有微词呢,就在于不管事实究竟是什么样,人们心中普遍相信扫掉的“黄”,抓掉的“赌”都是些没背景的,这样的社会心理一旦蔓延只会让政府陷入极其尴尬与窘迫的境地。可是不要埋汰民众,因为这样的不信任“恶果”正是某些部门的懒政所带来的。那么不禁再深究一句,懒政的背后有没有利益瓜葛呢?

你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不要质问当地部门为什么对此置之不理,因为人家已经习惯了,我们的愤怒底线就是这样被逐渐拉升的。当我们每个人面对某些丑恶现象,只要不是当事者,都悠悠说一句,国情就是这个样子,那简直太糟糕了。



Source : 21ccom

Tags: ,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