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marriage becomes a prison – 当婚姻成为监狱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6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最近,根据刘震云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一句顶一万句》正在全国热映。影片触及了一个极为敏感的议题:女性出轨。男主角牛爱国遭遇妻子庞丽娜出轨,想借刀杀人。牛在“忍与不忍”“杀与不杀”之间挣扎,观众却一边倒地同情这个出轨的妻子,舆论认为她这个出轨女人不仅不可恨,反而“令人心疼”。

由于几千年的男权文化,古今中外全都存在男女双重标准:男人出轨罪过较轻;女人出轨罪过较重。在最不公平的地方,男人出轨无罪;女人出轨有罪。女人由于出轨遭到杀戮的文学影视作品俯拾皆是:西方有《奥赛罗》,中国有武松怒杀潘金莲。尽管奥赛罗的妻子苔丝狄梦娜的出轨最终被发现是冤案而令人扼腕叹息,但如果出轨是真的呢?人们都会认为那就该杀,很解气,很正当。就在几年之前,伊朗还发生一个石刑案——按照古老的律法,把通奸的女人放在街角,让过路围观的人用石头砸死。此案引起全世界女权主义者的抗议浪潮。案件背后的逻辑是古往今来一以贯之的男女双重标准:怎么从来没见过对出轨的男人用石刑处死呢?

社会学调查数据表明,出轨的丈夫多于出轨的妻子。这个数据在美国一度是:丈夫约占60%,妻子约占25%。1970年代性革命之后,女性在各类指标上与男性拉近,包括婚外恋指标,男女双方都在40%上下。

由于婚外恋主要涉及的是夫妻的感情问题,所以尽管它对夫妻关系绝对是一种伤害,但毕竟同有伤害对象的犯罪如身体伤害、偷盗抢劫一类不同,双方都有一些责任:搞婚外恋的一方固然难脱罪责,被伤害的一方也并非完全无辜——没有能够吸引住对方的全部感情。影片中的情形就是这样:妻子觉得跟丈夫无话可说,没有感情。这样说似乎对受伤害的一方有欠公允,但是在感情的问题上,情况就是如此复杂,感情的归属不像财产的归属那样确定无疑,对感情伤害的处罚因此也不能像对财产伤害那样简单。当婚姻在当事人心中成为监狱,出轨就是囚徒越狱的冲动。在这个意义上,影片中妻子的出轨是情有可原的,罪不当诛。

对于影片中妻子出轨的正确看法是这样的:首先,从婚姻道德的角度,婚外恋是应当受到严厉批评的,因为它违背了婚约中的夫妻相互忠诚的承诺。其次,人的权利是完整的,并不会由于缔结婚约就丧失了与第三人发生恋爱和婚外性行为的权利,因此,婚姻的“出轨”只是违背了当事人的忠诚承诺,违背了婚姻的约定,违反了婚姻道德,并不是刑事犯罪,更不“该死”。第三,婚姻“出轨”是“玩火”,对婚姻具有极大破坏力,当事人在从事此类行为时须充分意识到其严重后果。

听到过这样一句极端的话语:文学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通奸。在此我想加上一句:描写女人出轨比描写男人出轨是更具挑战性的主题,因为它戏剧性更强,对习惯了男权文化秩序和思维的人们来说,是一个更加刺激人们深层性别意识的主题,《一句顶一万句》这部电影就是这样深深地吸引了我们。



Source : 李银河的博客
image source:https://baijiahao.baidu.com/po/feed/share?wfr=spider&for=pc&context=%7B%22sourceFrom%22%3A%22bjh%22%2C%22nid%22%3A%22news_3607823580792015523%22%7D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