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fe and times of Zhongguancun Part 2: Those that remained – 中关村的守望者和新进者们

Read or translate in

守望者

离开还是留下,中关村里每天都会有人这样问自己。

在鼎好电子商城A座地下二层的正中位置,老王端坐在自己的手机维修店前,玩着手机,偶尔抬抬头打量着来往的顾客。这位来自辽宁锦州的地道东北人,穿着黑蓝相间的棉袄,混搭件米白色的运动裤,走起路来跨步很小,显得有些拘束。

这里的人都叫他老王,但他其实是个“90后”。老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是他来中关村的第十个年头,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在这儿干手机维修和配件售卖。

如今的鼎好,顾客寥寥,多数专柜已经人去楼空或是只剩下一两名员工顾店,横幅也已布满灰尘。太平洋电脑城、中关村e世界和海龙停业后,鼎好和科贸仍在艰难维持着。

老王是这儿的“土著”。2007年,鼎好二期开业,他是第一批入驻的手机经销商。

“2008年,我们每人平均每天能修40部手机,单这项业务每月的利润能达到2万元。”说到这儿,老王有些激动,把手机撇到一边,“现在每天就只能修4部手机,所有的活儿加起来一个月最多就能赚1万块。”

鼎好在人气旺盛时期,日客流量平均为6万人左右,最高峰达到每日约8.5万人。但从2014年开始,人流量就大幅减少,生意越来越难做。在老王看来,网店的冲击是主要原因。问及有没有试水网店时,他摇摇头道,“没精力了。”

虽然生意惨淡,但商铺租金近年来也在下降。以老王所在的手机维修店面为例,近10平方米的店面今年月租约为3200元,去年则超过3700元。“从前年开始,这里的月租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降,降幅至少为5%,最高时有15%。”

不过,老王一家四口现在租住的房子月租6000元,“先凑合着过吧。”他现在并不打算离开。

以后呢?“要么回老家继续做老本行,要么去北京周边,通州、苹果园、昌平、大兴都行,就是不会在这儿了,中关村已经变了。”

“房价、地价太贵,成本太高,营收又因为电商的冲击而不理想,你看这里的商场都全搬出去了,小商家们怎么受得了呢。”爱奇艺某频道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表示。有趣的是,鼎好对面的鸿城拓展大厦刚刚改名为爱奇艺创新大厦,成为了爱奇艺的总部大楼。

在老王来到鼎好的四年后,一家名为3W的咖啡馆从中关村某公寓楼一层搬到了当时的海淀图书城。30多块钱一杯的咖啡对于老王来说不是奢侈品,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推开那扇门,尽管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创业者。

在中关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

这家众筹发起的咖啡馆,拿到了180名互联网投资人和高管在内的种子资金,也让中关村里的很多人第一次知道原来梦想还可以这样实现。

那时候,先行者车库咖啡已经在这条小路上埋下了创业的种子。创业咖啡的兴起成为中关村一道独特的风景,无数带着梦想的年轻人涌入这些咖啡馆,花30块钱,在这里蹭上一天。

事实上,3W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入不敷出的。于是,三个合伙人又成立了3W传媒,由其中的女生鲍艾乐牵头。后来,另一位合伙人谈及这段经历时说到,最艰难的时候,是鲍艾乐的3W传媒赚的钱养活了整个3W团队和他们的梦想。

后来,Binggo咖啡、言几又咖啡来了,再后来,西少爷肉夹馍来了,京东奶茶馆来了……中关村书店湮没在推土机卷起的尘埃之中,小路被改名为中关村创业大街,一跃成为全国创业大军的样板街——这是“后零售时代”的中关村跨出的第一步,而这一跨就是220米。

鲍艾乐经历了这一切,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经常有人会到3W里到处看看,也有人邀请3W去外地开店。

“我们和大街签了长期的租房合同,肯定不会离开中关村。”2013年,原班人马成立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深入互联网公司的HR生意,而3W的创业服务也已经全面铺开。



Source : 博客中国
image source:http://blogec.blogchina.com/472020527.html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