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gest lie: It is all for the children – 一切为了孩子是最大的谎言

Read or translate in

今天看了朋友圈的一篇文章,说不能在北京读书的孩子被挤到哪儿了。其实,看了标题就大致知道内容了,不忍看,真不忍看。我身边的几个朋友,也面临着这样的无奈。

这篇是去年写的,从来没在公号里发过。今天忍不住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下。其实,也没啥用处。但还说把事情说出来好。

久居帝都,听到不少传言。其中一则传言是,中央前些年给北京只有两大任务,一是保卫中央安全,二是疏散人口。

第一条责无旁贷,第二条却值得商榷。在市场机制下通过行政手段限制人口自然流动,本身就是逆潮流之举。在非完全市场经济社会,权力集中地必然是财富集中地,而财富集中地必然是人口集中地。北京虽然有压力,有拼搏,有流泪,但也有机会。

赶人的方法很多,限制购房,限制购车,把批发市场迁到外地,借机疏散底层人口,这些方法并没有产生明显的效果,对于面对各种限制很多人选择了忍耐和等待。

于是乎,最绝的一招来了:教育。

这几年,没有户口的北漂,在送孩子上小学遭遇巨大困难。昌平、丰台、通州等区都有大量北漂或打工者的子女无法入学。我知道的一个幸运案例,是一位外地的家长排队五天五夜,终于拿到了丰台一个比较差的小学的入学指标,全家激动不已。我一个颇有些影响力的朋友,为了孩子上学险些崩溃。

之所以这么难,很简单,教育是垄断行业。只许官方办不许民间办。假如教育是开放的,北京市绝没有这样的能量来操控。在官方投入不足、民间不许投入的状态下,北京学位紧张是个不争的事实,而借此赶走一些人也成了堂而皇之的理由。

有人说,送孩子回老家读书不也挺好么,青山绿水的,比在北京呼吸污染空气好多了。这事儿听起来很美,具体操作难上加难。

且不说和父母分开的痛苦,也不说高考的压力比北京大。单就教育环境而言,在北京受教育之后回到一些地方县市,有诸多不堪之处。

我所了解的一些地方,经济尚可,但基层教育处于无序态势。早上7点到校晚上10点放学这样变态的压榨,学生基本是机器。更令人忧心的是,没有任何公平、正直、诚实这些涉及品行的教育和实践。山东东平出现的强奸女生,家长敢怒不敢言,就是地方一些县市全面无序化的标志之一。

我的一个朋友,孩子初二时不得已送回山西老家,遭受应试教育的考验。去年高考不利,复读中。

不用到太远的地方看,去燕郊的学校看看就知道了。和北京一河之隔的燕郊,一个班能到80人,而北京最多40人。

北京不是完美的,但至少这里存在机会,存在基本的价值判断,而不是蛮荒之地。这就是很多人拼死拼活留在北京的缘故:父母有工作机会,孩子可以受相对好点的教育。

如果回去,就业基本全靠关系,孩子上学基本全靠拼时间。

回想上个世纪80年代,很多人从山沟里走出上了大学,而今,基层教育的无序让很多人失去了机会。其实,很多地方并不穷,但宁可吃掉喝掉浪费掉也不愿投入到教育。因为修桥的投入GDP数据一年就显示出来,而投入教育的收益也许永远看不到。我们喊了多年的一切为了孩子,都是空话,是最大的谎言。地方不发展不能吸引人才,大城市的畸形繁荣不是真正的强盛。

想着那些因为无处上学被迫离开北京的家长和孩子,忽然想起一首汪峰的歌:北京,北京,我的北京,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



Source : 新浪博客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