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 of curbing prostitution – 抓嫖是个技术活

Read or translate in

娼妓不止,嫖娼不已,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也是古老的事实。古老的话题带不走,古老的话题总是穿上时代的新衣满地走。人性这个东西,最经得起道德的敲打,反正无论如何敲打人也就是那个样子,人也不会就此变成神。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越对人性进行敲打,人性就越堕落。人拿自己的肉体真是没招,由他去,不行,不由他去,也不行。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想存天理灭人欲那更是万万不行。
现在的嫖娼,就是人性的一部分,这部分如果看了,也是那么丑陋,不看,丑陋也不会溜走。嫖娼这事,真还有些不平等,还真有些特权。腐败的官员,通过包二奶,防止了嫖娼的冲动,也有效地防止了性病。不能腐败的普通人,通过直接嫖娼,让充满欲望的肉体得到渲泄,让男性荷尔蒙暂时达到平衡,其正能量也还是有点儿。如果说包二奶是腐败官员的特权,那么嫖娼就是普通人的特权。
官员包二奶有特权,就看不惯普通人嫖娼的特权。普通人嫖娼的特权也看不惯官员包二奶的特权,二者的目的相同,取得特权的方式却不同,取得特权的对象也不同。二者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你包你的二奶,我嫖我的娼妓,隔奶既可以相望于江湖,也可以相忘于江湖。自古以来规则就是这个样子,萧规曹随即可,有本事包二奶,没本事嫖娼。
可总有那么一些精神病类的包二奶官员,他们对普通人的特权看不上眼,觉得普通人的嫖娼不伦不类,既不上档次,也不上情感。在包二奶的官员看来,普通人只有动物性,而没有人性。只有交配,而没有交流。只有床上,而没有床下。只有三角内裤,而没有石榴裙。总有流萤飞舞,而没有花前月下。总有肉体翻腾,没有精神愉悦。
看不习惯还得看,因为如果就此出手打普通人,普通人也不那么好惹。在互联网时代,普通人也有了监督官员的权力,而且监督官员成本低,把包二奶的官员视频、图像、文字挂在网上,想不下台也就难了。所以,这些官员一般人也就采取惹不起还躲得起的战略,于是人们也就很少看到普通人嫖娼被抓起来并被网上公示游街的事情。问题在于,总有那么一些普通人,他们主动参与监督官员的行动,官员不惹普通人,普通人惹官员,这让官员很生气。要知道,这种事,放在古代,老百姓见着官员得回避,现在不但不回避,而且还主动监督官员,这就让官员是可忍孰不可忍。
官二奶的官员及其打手,腐败的官员及其打手就开始出动对监督的普通人进行钓鱼执法。这里特别指出的是,一般而言,腐败的官员数目几乎等于包二奶官员的数目,包二奶官员的数目几乎等于腐败官员的数目,何况包二奶就是腐败。不要以为中国的官员是美国的官员,人家那叫情人,官员对情人只有情,而没有腐败,就是一个克林顿总统,给莱温斯基那点情事,也没有看见腐败的影子。中国的官员有情人之所以能包,就是因为钱,而官员的钱又极其有限,就得贪,以贪养包,不贪也就包不了,也包不起。
一不小心,说到美国,现在再把思绪从美国拉回来,继续谈钓鱼执法的事。在嫖娼问题上,钓鱼执法就是对那些影响他们地位、名誉、权力的人设置圈套,一步一个陷阱,一步一个套,一步一个连环,一步一个扣,扣扣对准被钓的人,让被钓的人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死亡。这可是个技术活,搞不好,不但对方没有钓着,自己反而被钓,那麻烦也就大了去了,上个今日头条,弄个身败名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得不偿失。
如同写小说一样,钓鱼执法得有时间、地点、人物。时间得把握好,时间既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一分钟都是多,少一分钟都是少,人家刚在那亲吻,下面的事还没做,就开始抓,人家当然不承认嫖娼。如果正在床上进行中,抓也不好,搞不好就此弄个阳萎,后半生成为太监式的男人,影响后半生的性生活,官员官司也吃不消。
如果说时间是第一要素,那么地点及其选择就是第二要素。不能选择在本地,选择在本地明眼人一看就是打击报复,地点得选择外地,这个外地,是可以监控的外地。嫖娼放在外地的好处就在于,把嫖娼抓住,与打击报复的人无关,抓不住,也与打击报复的人无关,当然最好抓住,且能抓个现行。捏住监督人的道德睾丸,让被钓之人生不如死,那可是好玩的一件事。
最后的关键就是人物选择。人物的选择是个大学问,好的人物能成事,坏的人物能坏事。好的人物,最好是网友,因为这些年来,人们都容易受网友的骗,网友一骗,被骗的人也就基本认栽,不认也不行,这事怪不了别人,只怪自己交友不慎,只怪自己眼瞎。只要认识一个网友,就等于认识一大批网友,网友们在网下也经常搞个活动,这是太正常不过。通过网友钓鱼执法,通过网友介绍嫖娼,也就在情理之中。再说,男人哪有不好色的,就是六十多数的人,也禁不住诱惑。
选择的人物好,管用还不行,选择的人物还得会选有技术水平的有点谋略的娼妓,如果娼妓选不好,那关键之处就会演砸。娼妓最好先洗完澡,不能进屋之后再洗澡。就是洗澡,也要把时间控制好,规定五分钟洗完,就不能六分钟洗完。如果六分钟洗完,就不能在床上搞亲吻热身,如果搞亲吻热身,那就亲一下,然后马上进入床上战斗,一定要把耽误的洗澡时间和亲吻时间争分夺秒地抢回来,否则会功亏一篑,它果然功亏一篑了。
这人要是入了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了对得起这1200元,临时加戏,好象是为被钓者做出点贡献,可是这贡献,恰恰是钓鱼者最不希望看到的。嫖娼是个系统工程,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抓嫖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更是一个系统性技术,哪一个环节也不能出问题。你看看,人家还在亲吻呢,就去抓,这技术活就粗了,哪怕再晚一分钟,这抓嫖的技术也就算是成了。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