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phone call with an old friend – 一个电话的背后

Read or translate in

最近,气胸依旧在恢复中。新换的工作。各种忙活,应酬。期间,忽略了很多,只是为了更好的去适应生活。累并快乐着。

昨天,一个朋友电话打来,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在休息。

而后,“朋友”问我,最近收入多少,我说基本上还是比较可观的。紧接着,就问我,能不能帮帮“涛子”。(涛子是我们一个共同的朋友,已婚有子,广东某工厂打工)

我问怎么帮?他说,最好拉兄弟一把,不能自己过好了,就不管朋友了。

我继续问,怎么帮?他说,不管你赚多少钱,1W,2w,还是几百W,都和自己没关系,自己已经这样了,无法改变现状。只是希望我能帮帮涛子。

我追问,具体怎么帮?他说,自己和涛子算是朋友里面的兄弟,而与我只是朋友,永远都成不了兄弟。

我错愕。忙问,他什么意思?他说,没意思。

1.涛子。

80后,已婚生子,属于那种听父母话的男生。之前谈过一个女友,女孩不错,始终对男孩不离不弃。曾经好几次都可以谈婚论嫁了。

女孩父母都在北京。想让男孩来京发展,男孩来过一次,呆过几天,后来就离开北京了,

走之前告诉女孩,北京这个城市自己呆不了,车多人多,有些晕,无法适应。

女孩无怨言,跟着男孩来到南方小城某工厂干起了流水线工人,任劳任怨。后来,男孩把女孩肚子搞大了,却要闹分手。理由很简单:自己回家相亲了一个对象,而且父母很满意,让结婚。还说自己父母,对女孩不满意,自己听父母的。女孩泪奔,问是否可以弥补裂痕,在一起。男孩叹气,不停说对不起。最后女孩,人流把孩子处理了。男孩呢,做了一个“孝顺”的孩子,我把这种孝顺理解为“懦弱”。

这个女孩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为她不值。青春流逝,薄情寡义。

事后,男孩与在家找的对象成婚,依旧在工厂打工,心有不甘,但苦无出路,不敢放弃现有的行业去拼搏去闯,为了养家日子过的真是紧紧巴巴的。那个女孩后来回到北京,已婚,找了一个爱自己的人,过的很幸福。

2.关于这个打来电话的人

80后,他是属于多愁善感类型的,在老家县城做公务员。工作很清闲。在做公务员之前,谈过好几次轰轰烈烈的恋爱,都无疾而终。理由很简单,对方女孩,觉得他在家做公务员没前途,想让他出外打拼。

男孩由于父母出面安排的工作,算是花了大价钱的,他始终放不下心结。于是,一次次的恋爱都与他离开了。基于以上原因,成日无病呻吟,碌碌无为,坐等退休。算是一个不敢冒险的人。

记得我初来北京的时候,他经常与我打电话,抱怨各种不幸遭遇。诸如感情不顺,事业无聊之类的。我每次,都鼓励他慢慢总会好的。而事实上,那时候的我,过的也很苦逼。可我却很少向人吐露,只是觉得我自己可以消化。

后来,次数多了之后,我改变态度开始建议他放弃公务员,去外面走一遭。这样,比守株待兔强得多。他放不下,始终下不了决定。

我又告诉他,以后打电话不要老是负能量,要乐观开朗。我一次次这样表达自己这样的态度,于是后来他的电话少了。我由于工作忙,要适应帝都生活,也就少了联系。

依稀记得,我告诉过他们,我去年得过气胸,且失业长达3月有余。去年回家办婚礼,那时已经失业了,为了调理身体,面临的压力也不小。他们都忘了吗?期间,竟然无一句问候和关心,电话无一个。

后记:

直到昨天,一个电话来了。这个做公务员的“朋友”首先不管青红皂白,先问我收入,再让我付出,最后还说我不是合格的朋友。我哭笑不得。后来,我慢慢了解到,在不与我联系的日子里,他与涛子志同道合,相怜相惜。而我呢,却与他们越走越远。

其实我们都没变,变得是环境是社会,没有谁对谁错,就是这样。



Source : Blog

Tag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