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aries, eunuchs – 秘书乎,太监乎?

Read or translate in

高官的秘书擅权,已经成为顽症,近来,连中国总书记习近平,都对此问题发话,要秘书党们收敛点。当然,秘书党的猖獗,绝不是最高层说了话,就能收敛的,即使收敛,也是暂时的。其实,几十年以来,高层对秘书党没少讲话,要他们自我约束,要高级干部管好自己的秘书,但基本都成了秘书们的耳旁风。道理很简单,官场里,任哪个高官,都管不好自己的秘书。秘书的擅权,源头其实就是他们服务的高官。

中国历史上有过历史悠久的宦官专权现象,一提到秘书,有人就会想到宦官或者太监。甚至有人说,现在好些的秘书,说话嗓音都细而且柔了。当然,当今的秘书,不是太监,他们没有被阉割过,好些秘书出身的高官,找起情人来,也是一串一串的,性取向和性欲,都很正常。但是,秘书擅权的现象,却跟太监专权,有几分相似。

虽然中国一直都有法律,现在的中国,喊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也喊了很多年了。但中国的官场,却依旧是个由权力思维笼罩的国度。法律虽然定的不好,规则也未必全然合理,但法律有,规则也在,但人们却习惯按权力的方向决定自己的行为。比如说,某件事是犯禁的,明明白白违反规定,甚至违法。但只要这事是某个大领导关照的,那不行也得行,谁都不会不识趣地说不。而且人们也知道,这样的事情,领导不会直接出面,出面的十有八九是秘书,所以,买秘书的账,就是买领导的账。但哪个是领导的账,哪个是秘书自己的小账,下面的人,谁能分得清呢?

即使领导洁身自好,不搞以权谋私。但他总得要办事,要办事,在中国好些时候,必须走非正规渠道。按规矩来,任你是大领导,有的事情还就是办不成。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度,有权的人,为自己牟利,人家倒是可以开特别的绿灯,但为了事业,为了国家,那么对不起,这事办不成。所以,在这个权力思维泛滥的场域,总免不了有些事需要领导身边的体己人出面沟通,进行权力交换。秘书权力的膨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秘书跟领导朝夕相处,办理领导的诸多个人事务,理所当然,是领导的体己人。在我们这个国家,能有秘书的领导,他的权力几乎都是专断的。凡是专断的权力,按制度本身的规律,必定会跟周边人分享。妻妾、家人、甚至仆役。分享多少,要看有权者本身的贤与不肖,但想要根本禁绝分享,几乎做不到。有皇帝,必有太监。即使皇帝身边的太监,个个守身如玉,洁身自好,但外面的大臣,一样会拍他们的马屁,以期套出皇帝的动向,好让自己说话能合皇帝的意。今天也是一样,如果领导比较开明,约束自己身边的人比较严,那么秘书专权的可能性会低一点,如果领导不那么开明,自身就比较滥权,那么他的秘书,成为专权的太监的可能性,几乎就是百分之二百。在一个不按规矩和法律行事,领导的好恶决定一切的国家,一边盛产皇帝,土皇帝,一边盛产的太监,专权和擅权的太监。

从来如此。



Source : aisixian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