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the 17 gold medalists, only two have thanked their country – 17位奥运冠军两位提到“感谢祖国”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7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刘翔身披五星红旗自豪地跳上领奖台,记者采访时他说:“我取得好成绩要感谢祖国与人民的支持,感谢教练与领导的培养。”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周洋夺冠,获奖感言时首先想到的是感谢父母,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国家人民”只字未提,遭到了某体育官员的批评和众看客的唾骂。

继此之后2011年李娜法网夺冠接受采访时不以周洋为鉴,只说感谢团队,国民声讨声和支持声此起彼伏。

我看了本届奥运会中国前十三金的17位冠军赛后采访视频,只有两位冠军提到感谢国家。一位是首金得主张梦雪,她说:“感谢国家队,感谢整个团队,感谢所有的教练员对我的支持帮助。”姑且把“国家队”看作“国家”的代表,“感谢国家队”也就意味着“感谢国家”了。另一位是第三位金牌得主龙清泉,他说:“感谢祖国,力量是祖国给的,感谢身边的人,感谢教练,感谢父母,感谢老婆孩子。”从大到小,谢了一长串。

其实没有一位记者问过冠军们要感谢谁这样的敏感话题,张梦雪和龙清泉都是主动提起。其他如吴敏霞说“我很伟大,我们很棒。”没人追问:你很伟大?你把祖国和人民放哪个位置了?石智勇说“感谢宁波人民。”也没人蹦出来叫嚣着说咋不先感谢国家。

17位奥运冠军仅两位“感谢祖国”,他们没有受到表扬,另外15位也未遭受批评,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傅园慧的“洪荒之力”。舆论风向的改变说明固化语言模式的打破,个性的张扬和本我的真实表现更受欢迎和推崇。“感谢祖国”话题已经过了敏感期。如果说刘翔及之前运动员程序化模式化的获奖感言受制于时代特征,那么周洋的不假思索和李娜的“有意为之”则成为破冰之举,新生代运动员多样化性格的率真表现,愈发彰显出以人为本的民主格局正在发生着变化。

运动员背后是他所在的国家,不同时期运动员言行方式的改变,影射出一个国家时代的变迁。而能够释放自我的环境,才是民众真正所渴求的。众望所归,顺之者昌。



Source : 博客中国
image source:http://zlnsp.blogchina.com/843140111.html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