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dreams for the Chinese elderly – 但愿老有所养不再是个梦 – English

20%
3 paragraph translated (14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has many strong points, and one of those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young and old people. When people grow old, they need somebody to look after them, care for them, protect them, and let them safely reach the end of their life. In the final stages of life, you could have dignity, meaning, and love: this was a perfectly nice life.

What’s the situation like for Chinese elderly people now? Does the last stage of life still have love and meaning?

According to a report from the CNR network: ‘Date from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n Aging shows that, from 2015 to 2035, China will enter a rapid phase of aging, as the elderly population grows from 212 million to 418 million, and form up to 29%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Currently, half of the elderly families are empty-nesters, and the rate reaches 70% in large cities, with enormous pressure on care for the elderly. Last year, in Bengbu, an elderly person living alone died of the result of a bite from their pet. “In such circumstances, the elderly no longer receive love, their dignity is at stake, and their life becomes meaningless’.

中国在人口上存在着两大问题,一是计划生育导致的新生代减少,结婚的年轻人由于种种原因不想再生的人数增多。二是老年人急剧增多,白发社会已经提前到来。这两大问题,不但一个也没有解决,而且还出现了叠加的巨大的负效应。

原来计划生育的口号是,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后来的口号是,只生一个好,别指望政府来养老。政府不养老咋办呢?那就是延长退休,通过延长退休的办法来把养老问题往后拖延。这样的拖延办法,是以部分地减少年轻人的就业机会为代价的。一旦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减少,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必然会增加,社会治理的成本必然会增加。成本一增加,抵消了延缓退休的收益。二者相加,负负不能如数学般地得正,仍然是社会问题的负负得负。

政府不养老,谁会养老?

靠儿女来养老?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个孩子照顾两个老人,第一没有时间,第二没有精力,第三收入不足。老人的一场大病,会卷走老年人的所有收入,也会让年轻人倾家荡产,即使是一个小资,也瞬间转入赤贫状态。如果孩子多,养老问题还能部分解决,一个孩子,纵有天大本事,也无法照顾老人,除非让孩子放弃工作,完全以老人为中心。可如果孩子没有工作,养活自己都不可能,何谈养老。何况社会上还有“啃老”一族,这部分人让老人雪上加霜,这就不是养老的问题,而是老人养儿的问题了。

靠社区来养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社区养老也是一个不太坏的选择。社区养老的钱从哪里来呢?如果社区没有钱,社区养老就缺少应有的动力。社区的人也是人,他们也需要挣钱来养活自己。如果社区养老的钱来自于老年人的退休金,退休金如何转化成社区的资金呢?如果转化成社区的资金没有监管机制的及时跟进,社区就有把老人的退休金变成社区自己的“小金库”,就会蚕食老人的退休金。

靠志愿者来养老?志愿者终归是志愿者,他们只会在自己有闲的时间里来照顾老人,不能天天照顾老人,更没有责任和义务去养育老人。对于身体不好的老人来说,他们的生活每天都会发生变化,他们的身体可能随时会出问题。志愿者很少或不会在老人的家里陪伴他们。志愿者对老人的关注和关爱时间有限,精力有限,爱更有限。志愿者在老人养老中只是一个补充性因素。志愿者不是充分必要条件,甚至连必要条件都不是。

话还得回到起点,那就是到底政府能不能养老?如果政府不能养老,那么也不意味着政府无事可干,何况政府又称之为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为老人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一部分。实际上,政府在养老的问题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在政治承诺上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既然说养老靠政府,那么政府就应该兑现这个承诺,否则政府就会失信于民。这种情况如果政府是民主政府,政府把承诺当玩笑来开,是要下台的。即使不是民主政府,也要取信于民。中国传统政权是专制政权,专制政权都知道民心的重要性,都知道失去民心的危险性。现在强调以人为本,强调社会主义,具体到老人身上,就是强调以老人为本。以老人为本就是要彻底兑现政府来养老的承诺。

其次,在建立社会保障制度上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制度决定人,良好的制度决定老人过良好的生活。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让老人过上有意义有尊严的生活。让老人在退休、保险、医疗方面得到充分的保障。应该让老人给老人重大疾病以零付费的方式进行治疗。在这方面,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西方国家给我们提供了现成的可资学习和借鉴的成功经验。

第三,建立社会多元参与的养老模式上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多元参与模式。政府为主导,在制度、规则、政策、资金、人员等五个方面为主导,切入以老人为本的理念。在政府主导的前提下,动员社会各方进行广泛参与,加强社会老人方面的多元参与机制建设。

一个老有所养、且有尊严地所养的社会,才是一个有希望的社会,而不是让人充满绝望的社会。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21ccom

Tags: , ,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