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une self – 六月的我

Read or translate in

时间一天天,六月好像成了一个漫长的雨季。黑云将天空压得死死的,空气中的水分显得稀少,带着丝丝栀子花香气的微风将要消散,额头上间或渗出的汗珠擦都擦不完。六月来的那么轰轰烈烈,好似要故意衬托五月离开得悄无声息。山城还是让人捉摸不透,比如风、比如雾、比如雨、比如寂静和欢喜。

六月来临,热闹的不仅仅是每年都被炒热的高考,还有每年大批量生产的大学毕业生,而找工作也已经成为了我这样的准大四学生的必要之选,没课的大四让我不敢有退缩的理由。很多时候对于未来充满了恐惧,这种恐惧可能还带着抉择。新闻报道每年都会告诉我们没能就业的大学生有多少,把大学生们与早早出来工作的同龄人作比较,撰写新闻稿,乐此不疲。以前可能还有旁观的心态,可现在自己就是下一个要打针的小男孩,只有看着别人被打针的恐惧,面对刚走的那批学姐还来不及惦念,自己就将顶替那个位置。

而这个时候,同学们也不会再问暑假去哪里玩了,而是问暑假哪里实习,下学期住不住宿舍等问题。现在这个两个问题对于我的敏感度就好像身高体重一样,碰到就很尴尬。可是时间真是留不住好的也不留下坏的,只会淘汰。尽管我想要暑假去补回小时候没在妈妈身边的时间,可我了然带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别牵挂这种道理;尽管我期盼的还有妈妈神奇魔法手下的美食,但体重也不会辜负我;尽管我还想在老妈怀里再赖床五分钟,可我已经长大了,大学都要毕业了。

大三快要结束之际,也相当于大学结束之际,可以谈谈自己的大学了。回去看这三年,“平淡”两个字最适合不过了,没有高中毕业后期盼那样的轰轰烈烈,没有挂科逃课谈恋爱大学也是完整的。专业课知识不强,三年时间什么都在学,而我现在基本上可以说什么都不了解,比如财务管理、旅游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HR、PR、管理学、市场营销等等,真的是时间已经让我忘记了曾经学到的那小于0.0001%的皮毛,而曾经出现在我生活中的数学、毛概、马克思等等早已随着我逝去的青春年少一起沉睡记忆中,而这恰好印证了我的恐惧,恐惧来自于未知和自己的毫无真凭实学,空有明年能够拿到的那一纸文凭,所以有时候觉得拿青春来赌文凭是一件比较虚荣的事情。

读过的100多本课外书都是沉淀在我心底的宝藏,运用于生活中的时时刻刻,但这并不能为我的简历画上靓丽的一笔,这与疼痛的无人分担一样无法分享;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也都是很平淡出奇,就算组织有些活动能够见识到很多能人,那于我的生活也是无关紧要的……而现在偶尔还能瞟的宏伟的大学计划清单,在我看来就好像它的内心在嘲笑着我。而某些小小的愿望都没能实现,比如在大学里骑自行车穿梭,这种地理原因造成的无法实现,却也是遗憾。

是的,我一点不想长大,一点不想毕业,不想工作,可这并不是因为沉溺于现在这种安逸的生活,也不是习惯了住宿舍,因为恐慌来自未来,期望放大了我的忧虑,就算我不走,未来也在一步步向我靠拢,挡都挡不住明天的到来。多想现在来一次时间的漩涡,回到童年的某个午后,那时候还没有爱上啤酒,玩累了可以躺在草地上吃一个老冰棍儿,那种快乐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可是从某一个这样的午后起,童年便成了一场梦,带不走回不去。



Source : Douhao's blo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