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understand innovation ? – 怎么理解创新?

Read or translate in

以色列人都在创新吗?

最近,我和三十几位做企业的朋友一起去访问以色列,那是真受到触动。我们通常是白天访问,晚上讨论一下观感。我问过这么一个问题:在这个号称“创新的国度”里,我们究竟观察到哪些新东西?

有人说,所有犹太人的门上都有一个装置(里头装了希伯来圣经里头的一段话)。我说,这种东西国内一些地方也有,那是信教家庭的一个吉祥物,不信教当然没那个东西了,何况早就有了的。还有人说,进以色列海关不要求填表(不填入关表)。那么一个敏感地区,VISA审查很严格,但只要盖到VISA以后,入关手续极简单,这说明他们对自己的信息技术和安保技术有信心。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新鲜的?在以色列坐大巴,感到司机服务有什么不同吗?到圣城看满街的小商贩,跟国内有什么区别啊?他不也在那儿摆地摊吆喝,整天等着过路的人去买东西吗?特拉维夫的酒店,有什么特别的?固然比我们的宾馆朴实些(没那么奢华),但也谈不到创新。最后,讨论下来大家觉得,也没在以色列看到多少新东西;就直接观察而言,绝大多数以色列人,还不是该干嘛干嘛。

现在以色列人口不到八百万,只是上海市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居然拥有三点八万名科学家!它的国土面积,比北京市还小。但你看它高科技部门,贡献了总就业的百分之十,经济总量的百分之十五,以及出口的百分之五十。至于研发经费高占GDP的百分之四点二,更雄踞全球第一。其他如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以及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则分别名列世界前茅。最让人刮目相看的,是无论到访哪家科技机构,人家都可以自豪地拿出一张单子告诉你,有多少“改变世界”的关键技术,是来自以色列研发中心和以色列初创企业!

所以,兴国之道,就是创造条件鼓励创新,特别要把创新分子汇聚起来。同时,把创新成果覆盖到国民经济里头去。最后,连剃头的、扫地的,都一起沾光。

现在大家都承认犹太人厉害。其实,过去分散在各个地方,哪里看得出犹太人厉害?“二战”的时候,被纳粹杀了六百万。所以,现在回顾当今以色列的成就,最早的起源,可能是犹太复国主义那么一个想法:那就是要把犹太人聚到一块,构成一个国家,有个保护壳;然后让里头最厉害的人,创新出成果,去罩住其他不那么厉害的同胞。在以色列以外的犹太人,也是聚到一起,才有更多的裂变。比如硅谷。

以色列人善于创新源于教育

以色列教育,跟所有其他国家教育、特别是中国教育,是完全不同。我们去了以后在IDC(一家商学院),正经请了一个高学位的拉比(犹太语“智者”的意思,多为传教的长老)给我们讲课。他的题目是:教育怎么塑造了以色列的历史。他用不多的几张PPT,就把问题讲清楚了。

他首先说,所有犹太人,人人从小开始,就要接受两本书的教育:一本是希伯来文的圣经,还有一本叫《塔木德》。后者是两千年来,世世代代杰出的拉比阐释希伯来圣经的思想集合(共二百五十万字,很厚、很厚一大本羊皮书),里头也记录了大量民间智慧、民间故事。

这位拉比讲,他们犹太人从小就拿这两本书读,要反复读一辈子。他说,所有犹太孩子的妈妈,第一责任就是教育孩子,奶奶也要教育孙子,教育是犹太妇女最重要的天职;从小家庭教育,世代遗传。一岁怎么教育?就是给他讲这两本书里的故事。犹太孩子到五岁,基本把这两本书里的故事都听过了。然后就正式跟拉比学习。拉比很讲究学习仪式:第一天上学一定要穿新衣服,让孩子知道学习是开心的事;对新来的同学,大家要热烈鼓掌欢迎;第一堂课教孩子些字母,是用蜂蜜写在干净的石板上,孩子念完就可以把那个“字”舔掉,或者给小孩发一块糖,每人吃一颗开始学习——使孩子觉得,学习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

拉比接着说,以后犹太人怎么来来回回读这两本书呢?靠讨论式的学习。两个人看一本书: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什么意思,互相讨论式。它是有点怀疑论哲学,包括对上帝、对“圣经”,鼓励学生question它。犹太人提倡批评式教育,从小就这样。犹太人的教育,不是说拉比讲的就是真理,学生记住会背就行了;而是鼓励挑战、提问题。为什么犹太人思维厉害?他就是从小受这套思维方法的影响。

访问期间,请到以色列第一位得科学类诺贝尔奖的阿龙·切哈诺沃教授来做讲演。他讲,从小他的妈妈就这样教他:“走进一条河,你可以顺水走,也可以逆水走。但是,你要永远逆水走。”这奠定了他一辈子的人生态度。一脉相承,《塔木德》里也有一句话,大意是“人们都不同意的事情,做起来反而容易”。

阿龙还说,每天放学回来,犹太妈妈不会问教了什么、学了什么,更不问考试成绩怎么样。她就问:今天你问了什么问题吗?你问了有意思的问题吗?我觉得,这是人家的宝贝。实际上,教育要开发智力,提倡好奇、把问题看得比答案还重要。这是以色列人思维真正厉害的地方。

犹太人永远相信:土地会被夺走,财富会被拿走,但知识拿不走(从小就教育孩子这个道理)。所以,以色列人最相信,就是human capital。这个人力资本理论,终于在以色列找到了一个最彻底的应验场所。

以色列军队就形成一个创新体系

我开始觉得,以色列周边强敌环伺,保家卫国是第一优先,而军队靠纪律、以服从命令为主导,应该不容易形成鼓励创新的文化吧?这是我当时的一个问题。最后找到了答案。

第一,以色列全民皆兵,国家财力很大程度资助军队的研发系统,财力充分保证。因为以色列如果没有高科技,它是没法在残酷的环境里头生存的。

第二,军队研发系统全是最好的教授领导。以色列四所顶尖的大学和研究所,都由一流教授主持军事科研。

第三,所有以色列高中生必须当兵,挑当中最优秀的人进军队研发系统。一流的青年学生感觉最光荣的,不是入美国哈佛、耶鲁名校,而是被挑进以色列情报部门或军队科研局。

第四,以色列是靠民兵打出来的天下,所以正规军队的等级制还不那么强,穿着军装的研发人员一般“没大没小”的,第一线的人有很大的发言权;包括立题,到底干什么谁说了算?不完全是自上而下,也鼓励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

第五,当兵三年退役后,以色列还有预备役制——每年要有一个月重回部队去——这把等级制更加打乱了:你在公司是个老总、在政府你是个局长,但你回到预备役部队,遇到的领导,可能就是你原来的下属。这也有利于他们之间激发创新思维,没有被等级约束的桎梏。创新,就要这样的环境。

据说,硅谷的美国科技巨头们,对下属的以色列研发中心的犹太同事们,真是又爱又恨。这帮家伙出活,但可不容易领导,因为常常爱问他们的上司:为什么是你领导我?为什么不是我领导你?

有人问:他们的头头不反感吗?答案是:出活啊。最后会出创新成果,你认不认?其实,这也是创新的必备条件之一。所以,我们别以为,仅仅是犹太人的聪明才智起作用。不完全是。更重要的是,有没有鼓励人们发挥聪明才智的氛围和环境?如果这个没有,聪明才智向别的方向用,创新就难了。



Source : Aisixian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