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Yinxi: the free life of a jazz singer – 陈胤希:唱着爵士的自由生活

Read or translate in

You are viewing an old revision of this post, from 11 July, 2014 @ 9:54. See below for differences between this version and the current revision.

陈胤希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的钢琴教育,但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期间她接触到爵士乐,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在上海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文/李梓新 整理/唐雪丹

 

陈胤希从英国回来近十年,一直在上海过着爵士音乐人的自由生活。她最常演出的是复兴西路上的爵士上海俱乐部JZ Club,那里也是她演唱生涯开始的地方。她选择住在附近,“对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她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强压的钢琴演奏教育。原本要报考音乐学院附中的她,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过着和别的孩子一样的普通生活。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在最初几个月完成了语言课程之后,她又选择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并在利兹音乐学院取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偶然接触到爵士乐和爵士演唱,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定居具有发展潜力的上海,并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2008年陈胤希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爱情的颜色》 ,尝试把中国音乐元素 加入爵士乐之中,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随着她现场演出的机会越来越多,影响力也不断扩大,她的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现在,她一方面准备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将爵士bossa nova与中国音乐元素相融合 ;另一方面,她也在以各种新形式做爵士乐的推广。她在青海路的Wooden Box Cafe每两周举行“周末午后爵士系列SundayAfternoon Jazz”,以与观众互动的形式,向大家介绍爵士乐背后的故事;她也受邀到大学和各种文化机构演讲,向观众们普及爵士乐,爵士乐的精神与创新的思想。

从钢琴到爵士

Q:你从小就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成长环境是怎样的?

A:我父母都是艺术工作者,舞蹈演员、影视演员。在我小的时候,他们想把我培养成为音乐方面的人才。那时我们家住在父母工作的艺术团大院,院子里其他的孩子们,也就是他们同事的孩子们,都学习乐器、舞蹈之类,我父母在斟酌之后,决定让当时四岁的我学习弹钢琴。

从那时开始,我就被带着从辽阳到沈阳,坐着几个小时的火车去上钢琴课,一周一次,当天往返,风雨无阻,就这样,坚持了七年。这七年当中,我过的并不快乐,我的大部分课余时间被练琴占用,虽然我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但父母的严格,有时候让我有一种逆反的心理,我讨厌练琴;而我父母也不快乐,他们的业余时间就是陪我练琴、去上课,每个月还要攒学钢琴的费用,压力可想而知,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

在持续了七年之后,我们决定放下这一切,停止了学习钢琴,之后我们都开心很多。

Q:火车要坐多久?

A:单程两个多小时,来回四个多小时,还要倒几班公车,当天往返。八十年代家里并不富裕,父母省吃俭用买了台钢琴,他们的压力蛮大的。

Q:十一岁不弹钢琴是和他们商量了的?

A:是的。我记得有一天,我妈把我叫过去坐在她旁边,问我还想继续学钢琴么?我想了一会儿,摇头说不想,我妈也没多说什么,就这样我的琴童生活结束了。之后读了普通初中、高中,高二之后就出国了。

Q:出国是还想再走音乐这条路?

A:当时并没考虑很多,出国的初衷是父母想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去到英国之后,我又重新选择学习音乐。因为小时候的钢琴基础比较好,所以考音乐学院的时候比较顺利。

Q:十八九岁一个人去英国,思想应该发生很大变化吧?

A:我是一个人上的飞机,在首都机场过安检之后,才觉得好像回不去了,因为年纪小,所以不会想太多,自然没有什么压力。当时父母给先给我报了在Exeter的语言国际学校,并寄宿在英国当地人家里。

与当地人接触的过程中感受到文化的差异,就从每天的早餐说起,我并不习惯吃冷牛奶配谷物,因为我们中国人喜欢吃热的,最开始几周我的肚子一直不舒服,后来习惯就好了,其实现在我觉得吃这些挺健康的。

还有酒吧文化,英国的很多酒吧从中午开始营业,不仅有酒还有美食,可想而知酒吧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没出国之前我一直以为酒吧是坏孩子去的地方,来到英国后,发现每天四点多放学后老师和学生一起去酒吧喝啤酒,聊天、看体育电视,其乐融融;而且,英国的老师特别没有架子,与学生打成一片,亦师亦友,这是我之前在中国看不到的。

Q:你在利兹读的是什么专业?

A:古典音乐本科,主修古典钢琴演奏,大一和大二副修唱歌。我对唱歌这件事从小就很迷恋,所以在大学里有选修的机会让我很开心,碰巧教我唱歌的老师是教爵士演唱的,说明我和爵士乐很有缘份啊,在那之前我对爵士乐这种音乐类型一点儿概念也没有!

Q:在英国读书时有没有去打工?

A:有,在利物浦读预科课程那年,为了赚些零花钱,我就在一家酒吧餐厅做传菜员,小时工,拿的是英国当时的基础工资,一小时3.75镑。工作内容是把菜从一楼厨房端到二楼餐厅,交给服务生。当时一周工作三天,每天5小时,一天下来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非常疲惫。

我记得当时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中间有一个拐角,比较资深的传菜工告诉我拐弯前一定要喊一声:“I’m around!”,因为上下楼的飞快传菜的人是看不到彼此的,为了避免撞车一定要喊一声。两个月后的一天,我走在街上正准备拐弯的时候差点喊出“I’m around!”,当时把我吓坏了,立即让我想起电影《摩登时代》里,查理卓别林见到齿轮形状的钮扣就很想去拧的条件反射。

差不多三个月之后,我辞去了传菜的工作,因为我在利物浦市中心有St.John’s Centre商城中找到了弹钢琴的工作。那是商城里面的一个顶楼咖啡厅,中间放着一家黑色三角钢琴,我每周在那里弹三个下午,每次弹三个小时,工资是7.5镑一小时,比我传菜的工资涨了一倍,我当时很满足,在那里弹了6个月,直到我搬去利兹。

上海十年

Q:然后你是怎么决定回上海发展的?

A:2004年我刚拿到利兹音乐学院的古典音乐学士学位,来上海过暑假,然后准备回英国学校继续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那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我完全被她的魅力所吸引。那时很多人从世界各地涌入上海,在这里创业和生活,同时也给这里增添了好多活力,与安稳平缓的英国生活相比,这里有无数的意外和惊喜,对于我这个刚刚走出校园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在那个暑假,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JZ Club的创始人任宇清,我毛遂自荐去他那里唱歌。那时这家店还在汾阳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客人不多,但是却有一群对音乐充满热情的国内外爵士乐手,那里就是这些人的聚集地。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我爱上了上海,爱上了我演唱的舞台,于是我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放弃继续攻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的计划,转而学习爵士演唱并回国定居上海。

所以一年之后的2005年,我回来了。

Q:你也说服了家里人?

A:是的,我当时跟父母说想回国唱爵士,他们刚开始不理解也不同意,后来我妈在我住在上海的暑假期间来“考察”,看我每天的生活和演出,最后她还是抱着支持的态度同意了我的决定,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

Q:你妈妈会觉得你靠唱歌能养活自己吗?一般父母都会这么想。

A:额…她也没有说很多。但是我当时自信满满的,我觉得我可以养活自己。

Q:实际上你是靠什么养活自己呢?

A:我刚回来的前两个月,爸妈给我经济上的支持,包括租房和生活费。两个月之后,我完全经济独立了,收入来自于演出,其实当时我赚的并不多,但我觉得自己二十几年所有费用都是由父母来支付的,既然踏入社会就应该靠自己,就算赚的少也可以节省着花钱。刚来上海的前些年,各种现场爵士乐场所我基本都唱遍了,除了为了生存,那是一种积累,演出经验的积累、人生阅历的积累、人脉的积累,我感恩我有这么多机会。

Q:都是唱jazz吗?

A:恩,最开始以唱英文爵士经典为主,因为我在英国就是从这些经典开始学起的。在第三、四年的时候开始琢磨,总这样唱没有突破,在西方的爵士乐世界里,已然有那么多优秀的歌手,不需要再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歌手用他们的语言唱着他们的歌。

正巧,和我当时一起玩音乐的是来自纽约的钢琴手Steve Sweeting,他对中国的音乐特别感兴趣,所以我们俩就在一起尝试融合中西的音乐,并定期在莫干山路“双城手工艺馆”举办小型音乐专场。因为我父母是民族舞蹈演员,我从小就听很多民歌,于是我和Steve把很多民歌元素融合到爵士音乐里面,除了民歌元素,我还找到很多被人遗忘的中文歌曲进行改编。在2007到2009年期间,我们在“双城”办了二十多场音乐专场,并收获了很好的反馈,慢慢的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Q:你觉得你刚回来的时候中国听众能不能够理解你想表达的东西?

A:中国听众认为爵士乐很神秘,同时又很新鲜,因为它来自于西方,是人们了解甚少的音乐类型。我想尽可能的把我的想法通过音乐表达出来,即使是对爵士乐不了解的人也能感受得到,这也包括所用的语言,现场的交流和表达;当然,音乐本身是应该具备这种魔力的,无论是什么音乐类型,好的音乐永远不需要太多解释,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Q:你说过,在爵士酒吧演出时,有时候观众会很吵,你会觉得困扰吗?

A:是的,这让我非常不舒服。其实酒吧和现场音乐酒吧是有区别的,特别是以音乐演艺为主的酒吧,因为人们是为了听音乐而来的,台上的音乐人也是为了音乐而演的,所以音乐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国外,在爵士俱乐部看演出跟在音乐厅类似,观众很尊重音乐,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如果必要,观众可以小声说话,但不是聊天,他们尽量压低声音为了不影响其他人。有时候我演出时,如果有些观众太过分,我会告诉他们住嘴。

这是一种看演出的习惯,也是尊重别人的礼貌,我每次做讲座的时候都会说到这一点,希望大家有这个意识之后会使演出环境发生改变。

Q:对你来说,无数个夜晚从酒吧离开,走在上海的小马路上,你一般在想些什么?

A:哈哈,画面感都出来了,我就是觉得,人生嘛,生活嘛,在结束舞台上聚光灯下的绚丽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和平凡了,我自己是觉得挺开心的。对复兴路五原路等等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树 。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缓慢生长最好

Q:2008年经济危机对你的歌唱事业影响大吗?

C:对我的歌唱事业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是照旧做音乐,但是对经济收入有一些影响。因为经济危机发生时,很多公司及场所削尖娱乐活动开支,很多商业活动就减少了。

Q:经济危机之后的那几年是不是也是你开始出第一张专辑、开始走正式的发展道路的时候?

A:2008年出的那张专辑是自己的一个尝试,后来我开始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比如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海音乐厅演出,也开始跟一些举足轻重的人和团体合作了,比如格莱美奖获得者Jeff Peterson,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轻音乐团,这些都归功于前几年的积累吧。

2010年到2012年,我去国外演出比较多,包括两次澳大利亚之行,荷兰、丹麦、巴西、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大概从2010年左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我的音乐,网上音乐的点击率不断增长,对《爱情的颜色》这张专辑才渐渐有反响。到现在,听那个专辑的人越来越多,但那个只是代表我07到08年的一个状态,时隔这么多年了,我准备录一张新专辑,来代表我现在的状态。

Q:你是怎样让国外的音乐活动主办方注意到你的?

A:每次情况都不一样。比如澳大利亚的演出是澳洲音乐制作人John Huie的推荐,我们私下是好朋友,我也为他的专辑《上海爵士2》录制了四首歌曲,这张专辑08年在新加坡发行。巴西的演出是由我的朋友前巴西驻上海领事Marcos推荐,当时他对我为巴西歌曲填中文歌词很支持,就把我介绍给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我们在上海和巴西做了三场音乐会 。

Q:你对爵士偏流行化去走的路线,像王若琳那样的,有公司参与策划包装的方式是不是能接受?

A:王若琳是个成功的案例,她让爵士乐被大家关注。就我个人而言,走这种路线可能并不适合自己,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很难向主流妥协,除非有音乐公司和我的想法相近。

Q:你现在做的第二张专辑主要做的是什么,能够透露一下么?

A:风格为爵士Bossa Nova,主题以夜晚为主,有我这几年写的原创,和填的此作品。

Q:这是独立出版,独立制作吗?

A:对。

Q:发行推广方面是准备怎么做?

A:会计划做全国巡演,以及网上推广和下载。其实我在虾米音乐、豆瓣等网站上都有小站,希望大家多多聆听和下载。

Q:电视的真人秀音乐节目你会参加么?

C:不会,这类节目可能不适合我 。

Q:你是不是有点清高呢?

A:做爵士乐的好像都有点清高吧,哈哈,我开玩笑。我觉得一步一步地去建设自己的领地更真实些。

Q:你接受一种缓慢的生长。

A:对,这是我这几年的经验得来。事物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一夜爆红也可能一夜贬值。



Source : China 30s

Article Revisions:

Changes:

11 July, 2014 @ 9:54Current Revision
Content
陈胤希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的钢琴教育,但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期间她接触到爵士乐,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在上海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陈胤希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的钢琴教育,但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期间她接触到爵士乐,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在上海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文/李梓新 整理/唐雪丹 文/李梓新 整理/唐雪丹
-  
陈胤希从英国回来近十年,一直在上海过着爵士音乐人的自由生活。她最常演出的是复兴西路上的爵士上海俱乐部JZ Club,那里也是她演唱生涯开始的地方。她选择住在附近,“对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陈胤希从英国回来近十年,一直在上海过着爵士音乐人的自由生活。她最常演出的是复兴西路上的爵士上海俱乐部JZ Club,那里也是她演唱生涯开始的地方。她选择住在附近,“对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她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强压的钢琴演奏教育。原本要报考音乐学院附中的她,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过着和别的孩子一样的普通生活。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在最初几个月完成了语言课程之后,她又选择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并在利兹音乐学院取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偶然接触到爵士乐和爵士演唱,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定居具有发展潜力的上海,并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她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强压的钢琴演奏教育。原本要报考音乐学院附中的她,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过着和别的孩子一样的普通生活。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在最初几个月完成了语言课程之后,她又选择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并在利兹音乐学院取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偶然接触到爵士乐和爵士演唱,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定居具有发展潜力的上海,并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2008年陈胤希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爱情的颜色》 ,尝试把中国音乐元素 加入爵士乐之中,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随着她现场演出的机会越来越多,影响力也不断扩大,她的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2008年陈胤希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爱情的颜色》 ,尝试把中国音乐元素 加入爵士乐之中,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随着她现场演出的机会越来越多,影响力也不断扩大,她的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现在,她一方面准备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将爵士bossa nova与中国音乐元素相融合 ;另一方面,她也在以各种新形式做爵士乐的推广。她在青海路的Wooden Box Cafe每两周举行“周末午后爵士系列SundayAfternoon Jazz”,以与观众互动的形式,向大家介绍爵士乐背后的故事;她也受邀到大学和各种文化机构演讲,向观众们普及爵士乐,爵士乐的精神与创新的思想。 现在,她一方面准备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将爵士bossa nova与中国音乐元素相融合 ;另一方面,她也在以各种新形式做爵士乐的推广。她在青海路的Wooden Box Cafe每两周举行“周末午后爵士系列SundayAfternoon Jazz”,以与观众互动的形式,向大家介绍爵士乐背后的故事;她也受邀到大学和各种文化机构演讲,向观众们普及爵士乐,爵士乐的精神与创新的思想。
-<h3><strong>从钢琴到爵士< /strong></h3> +<strong>从钢琴到爵士</strong>
<strong>Q:你从小就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成长环境是怎样的?</strong> <strong>Q:你从小就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成长环境是怎样的?</strong>
A:我父母都是艺术工作者,舞蹈演员、影视演员。在我小的时候,他们想把我培养成为音乐方面的人才。那时我们家住在父母工作的艺术团大院,院子里其他的孩子们,也就是他们同事的孩子们,都学习乐器、舞蹈之类,我父母在斟酌之后,决定让当时四岁的我学习弹钢琴。 A:我父母都是艺术工作者,舞蹈演员、影视演员。在我小的时候,他们想把我培养成为音乐方面的人才。那时我们家住在父母工作的艺术团大院,院子里其他的孩子们,也就是他们同事的孩子们,都学习乐器、舞蹈之类,我父母在斟酌之后,决定让当时四岁的我学习弹钢琴。
从那时开始,我就被带着从辽阳到沈阳,坐着几个小时的火车去上钢琴课,一周一次,当天往返,风雨无阻,就这样,坚持了七年。这七年当中,我过的并不快乐,我的大部分课余时间被练琴占用,虽然我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但父母的严格,有时候让我有一种逆反的心理,我讨厌练琴;而我父母也不快乐,他们的业余时间就是陪我练琴、去上课,每个月还要攒学钢琴的费用,压力可想而知,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 从那时开始,我就被带着从辽阳到沈阳,坐着几个小时的火车去上钢琴课,一周一次,当天往返,风雨无阻,就这样,坚持了七年。这七年当中,我过的并不快乐,我的大部分课余时间被练琴占用,虽然我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但父母的严格,有时候让我有一种逆反的心理,我讨厌练琴;而我父母也不快乐,他们的业余时间就是陪我练琴、去上课,每个月还要攒学钢琴的费用,压力可想而知,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
在持续了七年之后,我们决定放下这一切,停止了学习钢琴,之后我们都开心很多。 在持续了七年之后,我们决定放下这一切,停止了学习钢琴,之后我们都开心很多。
<strong>Q:火车要坐多久?</strong> <strong>Q:火车要坐多久?</strong>
A:单程两个多小时,来回四个多小时,还要倒几班公车,当天往返。八十年代家里并不富裕,父母省吃俭用买了台钢琴,他们的压力蛮大的。 A:单程两个多小时,来回四个多小时,还要倒几班公车,当天往返。八十年代家里并不富裕,父母省吃俭用买了台钢琴,他们的压力蛮大的。
<strong>Q:十一岁不弹钢琴是和他们商量了的?</strong> <strong>Q:十一岁不弹钢琴是和他们商量了的?</strong>
A:是的。我记得有一天,我妈把我叫过去坐在她旁边,问我还想继续学钢琴么?我想了一会儿,摇头说不想,我妈也没多说什么,就这样我的琴童生活结束了。之后读了普通初中、高中,高二之后就出国了。 A:是的。我记得有一天,我妈把我叫过去坐在她旁边,问我还想继续学钢琴么?我想了一会儿,摇头说不想,我妈也没多说什么,就这样我的琴童生活结束了。之后读了普通初中、高中,高二之后就出国了。
<strong>Q:出国是还想再走音乐这条路?</strong> <strong>Q:出国是还想再走音乐这条路?</strong>
A:当时并没考虑很多,出国的初衷是父母想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去到英国之后,我又重新选择学习音乐。因为小时候的钢琴基础比较好,所以考音乐学院的时候比较顺利。 A:当时并没考虑很多,出国的初衷是父母想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去到英国之后,我又重新选择学习音乐。因为小时候的钢琴基础比较好,所以考音乐学院的时候比较顺利。
<strong>Q:十八九岁一个人去英国,思想应该发生很大变化吧?</strong> <strong>Q:十八九岁一个人去英国,思想应该发生很大变化吧?</strong>
A:我是一个人上的飞机,在首都机场过安检之后,才觉得好像回不去了,因为年纪小,所以不会想太多,自然没有什么压力。当时父母给先给我报了在Exeter的语言国际学校,并寄宿在英国当地人家里。 A:我是一个人上的飞机,在首都机场过安检之后,才觉得好像回不去了,因为年纪小,所以不会想太多,自然没有什么压力。当时父母给先给我报了在Exeter的语言国际学校,并寄宿在英国当地人家里。
与当地人接触的过程中感受到文化的差异,就从每天的早餐说起,我并不习惯吃冷牛奶配谷物,因为我们中国人喜欢吃热的,最开始几周我的肚子一直不舒服,后来习惯就好了,其实现在我觉得吃这些挺健康的。 与当地人接触的过程中感受到文化的差异,就从每天的早餐说起,我并不习惯吃冷牛奶配谷物,因为我们中国人喜欢吃热的,最开始几周我的肚子一直不舒服,后来习惯就好了,其实现在我觉得吃这些挺健康的。
还有酒吧文化,英国的很多酒吧从中午开始营业,不仅有酒还有美食,可想而知酒吧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没出国之前我一直以为酒吧是坏孩子去的地方,来到英国后,发现每天四点多放学后老师和学生一起去酒吧喝啤酒,聊天、看体育电视,其乐融融;而且,英国的老师特别没有架子,与学生打成一片,亦师亦友,这是我之前在中国看不到的。 还有酒吧文化,英国的很多酒吧从中午开始营业,不仅有酒还有美食,可想而知酒吧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没出国之前我一直以为酒吧是坏孩子去的地方,来到英国后,发现每天四点多放学后老师和学生一起去酒吧喝啤酒,聊天、看体育电视,其乐融融;而且,英国的老师特别没有架子,与学生打成一片,亦师亦友,这是我之前在中国看不到的。
<strong>Q:你在利兹读的是什么专业?</strong> <strong>Q:你在利兹读的是什么专业?</strong>
A:古典音乐本科,主修古典钢琴演奏,大一和大二副修唱歌。我对唱歌这件事从小就很迷恋,所以在大学里有选修的机会让我很开心,碰巧教我唱歌的老师是教爵士演唱的,说明我和爵士乐很有缘份啊,在那之前我对爵士乐这种音乐类型一点儿概念也没有! A:古典音乐本科,主修古典钢琴演奏,大一和大二副修唱歌。我对唱歌这件事从小就很迷恋,所以在大学里有选修的机会让我很开心,碰巧教我唱歌的老师是教爵士演唱的,说明我和爵士乐很有缘份啊,在那之前我对爵士乐这种音乐类型一点儿概念也没有!
<strong>Q:在英国读书时有没有去打工?</strong> <strong>Q:在英国读书时有没有去打工?</strong>
A:有,在利物浦读预科课程那年,为了赚些零花钱,我就在一家酒吧餐厅做传菜员,小时工,拿的是英国当时的基础工资,一小时3.75镑。工作内容是把菜从一楼厨房端到二楼餐厅,交给服务生。当时一周工作三天,每天5小时,一天下来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非常疲惫。 A:有,在利物浦读预科课程那年,为了赚些零花钱,我就在一家酒吧餐厅做传菜员,小时工,拿的是英国当时的基础工资,一小时3.75镑。工作内容是把菜从一楼厨房端到二楼餐厅,交给服务生。当时一周工作三天,每天5小时,一天下来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非常疲惫。
我记得当时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中间有一个拐角,比较资深的传菜工告诉我拐弯前一定要喊一声:“I’m around!”,因为上下楼的飞快传菜的人是看不到彼此的,为了避免撞车一定要喊一声。两个月后的一天,我走在街上正准备拐弯的时候差点喊出“I’m around!”,当时把我吓坏了,立即让我想起电影《摩登时代》里,查理卓别林见到齿轮形状的钮扣就很想去拧的条件反射。 我记得当时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中间有一个拐角,比较资深的传菜工告诉我拐弯前一定要喊一声:“I’m around!”,因为上下楼的飞快传菜的人是看不到彼此的,为了避免撞车一定要喊一声。两个月后的一天,我走在街上正准备拐弯的时候差点喊出“I’m around!”,当时把我吓坏了,立即让我想起电影《摩登时代》里,查理卓别林见到齿轮形状的钮扣就很想去拧的条件反射。
差不多三个月之后,我辞去了传菜的工作,因为我在利物浦市中心有St.John’s Centre商城中找到了弹钢琴的工作。那是商城里面的一个顶楼咖啡厅,中间放着一家黑色三角钢琴,我每周在那里弹三个下午,每次弹三个小时,工资是7.5镑一小时,比我传菜的工资涨了一倍,我当时很满足,在那里弹了6个月,直到我搬去利兹。 差不多三个月之后,我辞去了传菜的工作,因为我在利物浦市中心有St.John’s Centre商城中找到了弹钢琴的工作。那是商城里面的一个顶楼咖啡厅,中间放着一家黑色三角钢琴,我每周在那里弹三个下午,每次弹三个小时,工资是7.5镑一小时,比我传菜的工资涨了一倍,我当时很满足,在那里弹了6个月,直到我搬去利兹。
-<h3><strong>上海十年< /strong></h3> +<strong>上海十年</strong>
<strong>Q:然后你是怎么决定回上海发展的?</strong> <strong>Q:然后你是怎么决定回上海发展的?</strong>
A:2004年我刚拿到利兹音乐学院的古典音乐学士学位,来上海过暑假,然后准备回英国学校继续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那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我完全被她的魅力所吸引。那时很多人从世界各地涌入上海,在这里创业和生活,同时也给这里增添了好多活力,与安稳平缓的英国生活相比,这里有无数的意外和惊喜,对于我这个刚刚走出校园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A:2004年我刚拿到利兹音乐学院的古典音乐学士学位,来上海过暑假,然后准备回英国学校继续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那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我完全被她的魅力所吸引。那时很多人从世界各地涌入上海,在这里创业和生活,同时也给这里增添了好多活力,与安稳平缓的英国生活相比,这里有无数的意外和惊喜,对于我这个刚刚走出校园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在那个暑假,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JZ Club的创始人任宇清,我毛遂自荐去他那里唱歌。那时这家店还在汾阳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客人不多,但是却有一群对音乐充满热情的国内外爵士乐手,那里就是这些人的聚集地。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我爱上了上海,爱上了我演唱的舞台,于是我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放弃继续攻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的计划,转而学习爵士演唱并回国定居上海。 在那个暑假,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JZ Club的创始人任宇清,我毛遂自荐去他那里唱歌。那时这家店还在汾阳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客人不多,但是却有一群对音乐充满热情的国内外爵士乐手,那里就是这些人的聚集地。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我爱上了上海,爱上了我演唱的舞台,于是我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放弃继续攻读古典音乐硕士学位的计划,转而学习爵士演唱并回国定居上海。
所以一年之后的2005年,我回来了。 所以一年之后的2005年,我回来了。
<strong>Q:你也说服了家里人?</strong> <strong>Q:你也说服了家里人?</strong>
A:是的,我当时跟父母说想回国唱爵士,他们刚开始不理解也不同意,后来我妈在我住在上海的暑假期间来“考察”,看我每天的生活和演出,最后她还是抱着支持的态度同意了我的决定,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 A:是的,我当时跟父母说想回国唱爵士,他们刚开始不理解也不同意,后来我妈在我住在上海的暑假期间来“考察”,看我每天的生活和演出,最后她还是抱着支持的态度同意了我的决定,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
<strong>Q:你妈妈会觉得你靠唱歌能养活自己吗?一般父母都会这么想。</strong> <strong>Q:你妈妈会觉得你靠唱歌能养活自己吗?一般父母都会这么想。</strong>
A:额…她也没有说很多。但是我当时自信满满的,我觉得我可以养活自己。 A:额…她也没有说很多。但是我当时自信满满的,我觉得我可以养活自己。
<strong>Q:实际上你是靠什么养活自己呢?</strong> <strong>Q:实际上你是靠什么养活自己呢?</strong>
A:我刚回来的前两个月,爸妈给我经济上的支持,包括租房和生活费。两个月之后,我完全经济独立了,收入来自于演出,其实当时我赚的并不多,但我觉得自己二十几年所有费用都是由父母来支付的,既然踏入社会就应该靠自己,就算赚的少也可以节省着花钱。刚来上海的前些年,各种现场爵士乐场所我基本都唱遍了,除了为了生存,那是一种积累,演出经验的积累、人生阅历的积累、人脉的积累,我感恩我有这么多机会。 A:我刚回来的前两个月,爸妈给我经济上的支持,包括租房和生活费。两个月之后,我完全经济独立了,收入来自于演出,其实当时我赚的并不多,但我觉得自己二十几年所有费用都是由父母来支付的,既然踏入社会就应该靠自己,就算赚的少也可以节省着花钱。刚来上海的前些年,各种现场爵士乐场所我基本都唱遍了,除了为了生存,那是一种积累,演出经验的积累、人生阅历的积累、人脉的积累,我感恩我有这么多机会。
<strong>Q:都是唱jazz吗?</strong> <strong>Q:都是唱jazz吗?</strong>
A:恩,最开始以唱英文爵士经典为主,因为我在英国就是从这些经典开始学起的。在第三、四年的时候开始琢磨,总这样唱没有突破,在西方的爵士乐世界里,已然有那么多优秀的歌手,不需要再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歌手用他们的语言唱着他们的歌。 A:恩,最开始以唱英文爵士经典为主,因为我在英国就是从这些经典开始学起的。在第三、四年的时候开始琢磨,总这样唱没有突破,在西方的爵士乐世界里,已然有那么多优秀的歌手,不需要再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歌手用他们的语言唱着他们的歌。
正巧,和我当时一起玩音乐的是来自纽约的钢琴手Steve Sweeting,他对中国的音乐特别感兴趣,所以我们俩就在一起尝试融合中西的音乐,并定期在莫干山路“双城手工艺馆”举办小型音乐专场。因为我父母是民族舞蹈演员,我从小就听很多民歌,于是我和Steve把很多民歌元素融合到爵士音乐里面,除了民歌元素,我还找到很多被人遗忘的中文歌曲进行改编。在2007到2009年期间,我们在“双城”办了二十多场音乐专场,并收获了很好的反馈,慢慢的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正巧,和我当时一起玩音乐的是来自纽约的钢琴手Steve Sweeting,他对中国的音乐特别感兴趣,所以我们俩就在一起尝试融合中西的音乐,并定期在莫干山路“双城手工艺馆”举办小型音乐专场。因为我父母是民族舞蹈演员,我从小就听很多民歌,于是我和Steve把很多民歌元素融合到爵士音乐里面,除了民歌元素,我还找到很多被人遗忘的中文歌曲进行改编。在2007到2009年期间,我们在“双城”办了二十多场音乐专场,并收获了很好的反馈,慢慢的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strong>Q:你觉得你刚回来的时候中国听众能不能够理解你想表达的东西?</strong> <strong>Q:你觉得你刚回来的时候中国听众能不能够理解你想表达的东西?</strong>
A:中国听众认为爵士乐很神秘,同时又很新鲜,因为它来自于西方,是人们了解甚少的音乐类型。我想尽可能的把我的想法通过音乐表达出来,即使是对爵士乐不了解的人也能感受得到,这也包括所用的语言,现场的交流和表达;当然,音乐本身是应该具备这种魔力的,无论是什么音乐类型,好的音乐永远不需要太多解释,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A:中国听众认为爵士乐很神秘,同时又很新鲜,因为它来自于西方,是人们了解甚少的音乐类型。我想尽可能的把我的想法通过音乐表达出来,即使是对爵士乐不了解的人也能感受得到,这也包括所用的语言,现场的交流和表达;当然,音乐本身是应该具备这种魔力的,无论是什么音乐类型,好的音乐永远不需要太多解释,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strong>Q:你说过,在爵士酒吧演出时,有时候观众会很吵,你会觉得困扰吗?</strong> <strong>Q:你说过,在爵士酒吧演出时,有时候观众会很吵,你会觉得困扰吗?</strong>
A:是的,这让我非常不舒服。其实酒吧和现场音乐酒吧是有区别的,特别是以音乐演艺为主的酒吧,因为人们是为了听音乐而来的,台上的音乐人也是为了音乐而演的,所以音乐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国外,在爵士俱乐部看演出跟在音乐厅类似,观众很尊重音乐,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如果必要,观众可以小声说话,但不是聊天,他们尽量压低声音为了不影响其他人。有时候我演出时,如果有些观众太过分,我会告诉他们住嘴。 A:是的,这让我非常不舒服。其实酒吧和现场音乐酒吧是有区别的,特别是以音乐演艺为主的酒吧,因为人们是为了听音乐而来的,台上的音乐人也是为了音乐而演的,所以音乐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国外,在爵士俱乐部看演出跟在音乐厅类似,观众很尊重音乐,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如果必要,观众可以小声说话,但不是聊天,他们尽量压低声音为了不影响其他人。有时候我演出时,如果有些观众太过分,我会告诉他们住嘴。
这是一种看演出的习惯,也是尊重别人的礼貌,我每次做讲座的时候都会说到这一点,希望大家有这个意识之后会使演出环境发生改变。 这是一种看演出的习惯,也是尊重别人的礼貌,我每次做讲座的时候都会说到这一点,希望大家有这个意识之后会使演出环境发生改变。
<strong>Q:对你来说,无数个夜晚从酒吧离开,走在上海的小马路上,你一般在想些什么?</strong> <strong>Q:对你来说,无数个夜晚从酒吧离开,走在上海的小马路上,你一般在想些什么?</strong>
A:哈哈,画面感都出来了,我就是觉得,人生嘛,生活嘛,在结束舞台上聚光灯下的绚丽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和平凡了,我自己是觉得挺开心的。对复兴路五原路等等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树 。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A:哈哈,画面感都出来了,我就是觉得,人生嘛,生活嘛,在结束舞台上聚光灯下的绚丽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和平凡了,我自己是觉得挺开心的。对复兴路五原路等等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树 。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h3><strong>缓慢生长最好< /strong></h3> +<strong>缓慢生长最好</strong>
<strong>Q:2008年经济危机对你的歌唱事业影响大吗?</strong> <strong>Q:2008年经济危机对你的歌唱事业影响大吗?</strong>
C:对我的歌唱事业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是照旧做音乐,但是对经济收入有一些影响。因为经济危机发生时,很多公司及场所削尖娱乐活动开支,很多商业活动就减少了。 C:对我的歌唱事业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是照旧做音乐,但是对经济收入有一些影响。因为经济危机发生时,很多公司及场所削尖娱乐活动开支,很多商业活动就减少了。
<strong>Q:经济危机之后的那几年是不是也是你开始出第一张专辑、开始走正式的发展道路的时候?</strong> <strong>Q:经济危机之后的那几年是不是也是你开始出第一张专辑、开始走正式的发展道路的时候?</strong>
A:2008年出的那张专辑是自己的一个尝试,后来我开始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比如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海音乐厅演出,也开始跟一些举足轻重的人和团体合作了,比如格莱美奖获得者Jeff Peterson,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轻音乐团,这些都归功于前几年的积累吧。 A:2008年出的那张专辑是自己的一个尝试,后来我开始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比如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海音乐厅演出,也开始跟一些举足轻重的人和团体合作了,比如格莱美奖获得者Jeff Peterson,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轻音乐团,这些都归功于前几年的积累吧。
2010年到2012年,我去国外演出比较多,包括两次澳大利亚之行,荷兰、丹麦、巴西、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大概从2010年左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我的音乐,网上音乐的点击率不断增长,对《爱情的颜色》这张专辑才渐渐有反响。到现在,听那个专辑的人越来越多,但那个只是代表我07到08年的一个状态,时隔这么多年了,我准备录一张新专辑,来代表我现在的状态。 2010年到2012年,我去国外演出比较多,包括两次澳大利亚之行,荷兰、丹麦、巴西、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大概从2010年左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我的音乐,网上音乐的点击率不断增长,对《爱情的颜色》这张专辑才渐渐有反响。到现在,听那个专辑的人越来越多,但那个只是代表我07到08年的一个状态,时隔这么多年了,我准备录一张新专辑,来代表我现在的状态。
<strong>Q:你是怎样让国外的音乐活动主办方注意到你的?</strong> <strong>Q:你是怎样让国外的音乐活动主办方注意到你的?</strong>
A:每次情况都不一样。比如澳大利亚的演出是澳洲音乐制作人John Huie的推荐,我们私下是好朋友,我也为他的专辑《上海爵士2》录制了四首歌曲,这张专辑08年在新加坡发行。巴西的演出是由我的朋友前巴西驻上海领事Marcos推荐,当时他对我为巴西歌曲填中文歌词很支持,就把我介绍给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我们在上海和巴西做了三场音乐会 。 A:每次情况都不一样。比如澳大利亚的演出是澳洲音乐制作人John Huie的推荐,我们私下是好朋友,我也为他的专辑《上海爵士2》录制了四首歌曲,这张专辑08年在新加坡发行。巴西的演出是由我的朋友前巴西驻上海领事Marcos推荐,当时他对我为巴西歌曲填中文歌词很支持,就把我介绍给巴西吉他大师Filo Machado,我们在上海和巴西做了三场音乐会 。
<strong>Q:你对爵士偏流行化去走的路线,像王若琳那样的,有公司参与策划包装的方式是不是能接受?</strong> <strong>Q:你对爵士偏流行化去走的路线,像王若琳那样的,有公司参与策划包装的方式是不是能接受?</strong>
A:王若琳是个成功的案例,她让爵士乐被大家关注。就我个人而言,走这种路线可能并不适合自己,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很难向主流妥协,除非有音乐公司和我的想法相近。 A:王若琳是个成功的案例,她让爵士乐被大家关注。就我个人而言,走这种路线可能并不适合自己,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很难向主流妥协,除非有音乐公司和我的想法相近。
<strong>Q:你现在做的第二张专辑主要做的是什么,能够透露一下么?</strong> <strong>Q:你现在做的第二张专辑主要做的是什么,能够透露一下么?</strong>
A:风格为爵士Bossa Nova,主题以夜晚为主,有我这几年写的原创,和填的此作品。 A:风格为爵士Bossa Nova,主题以夜晚为主,有我这几年写的原创,和填的此作品。
<strong>Q:这是独立出版,独立制作吗?</strong> <strong>Q:这是独立出版,独立制作吗?</strong>
A:对。 A:对。
<strong>Q:发行推广方面是准备怎么做?</strong> <strong>Q:发行推广方面是准备怎么做?</strong>
A:会计划做全国巡演,以及网上推广和下载。其实我在虾米音乐、豆瓣等网站上都有小站,希望大家多多聆听和下载。 A:会计划做全国巡演,以及网上推广和下载。其实我在虾米音乐、豆瓣等网站上都有小站,希望大家多多聆听和下载。
<strong>Q:电视的真人秀音乐节目你会参加么?</strong> <strong>Q:电视的真人秀音乐节目你会参加么?</strong>
C:不会,这类节目可能不适合我 。 C:不会,这类节目可能不适合我 。
<strong>Q:你是不是有点清高呢?</strong> <strong>Q:你是不是有点清高呢?</strong>
A:做爵士乐的好像都有点清高吧,哈哈,我开玩笑。我觉得一步一步地去建设自己的领地更真实些。 A:做爵士乐的好像都有点清高吧,哈哈,我开玩笑。我觉得一步一步地去建设自己的领地更真实些。
<strong>Q:你接受一种缓慢的生长。</strong> <strong>Q:你接受一种缓慢的生长。</strong>
A:对,这是我这几年的经验得来。事物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一夜爆红也可能一夜贬值。 A:对,这是我这几年的经验得来。事物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一夜爆红也可能一夜贬值。

Note: Spaces may be added to comparison text to allow better line wrappin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