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mbarrassing thing about the gaokao – 高考囧事

Read or translate in

说起来,我考过四次高考,一次是应届,三次是复读,可谓高考界的老油条了。还有更老的,有一位兄台,连考八年,到最后他高中的同学已经回校当了他的班主任了,只可惜他仍是名落孙山。十几年前,在北方那个偏远的小镇,我这样的老油条比比皆是,也算不得稀奇,稀奇的是每年高考时,都会有些啼笑皆非的囧事。那时候,囧字还不流行,人们说起来都只是说:那哥们太逗了,或者,那件事太好玩了。

应届高考时,懵懵懂懂,学校医务室的大夫搬了两个氧气罐,跑到宿舍楼下,卖氧气给高考的同学,鼓吹说吸了氧气,大脑比平时灵活。不少同学都掏钱去吸两口,我没钱,搞了一肚子的羡慕嫉妒恨。不过考完试之后,有传言说,氧气罐子里根本没有氧气,顶多是空气,或者连空气都算不上,是一罐罐的废气而已。我有点不怀好意的想,这样看,穷也有穷的好处,少上一点当。

当然更多是坏处,最坏的就是只能吃食堂的饭,看见别人吃一包方便面,也都要赶紧躲开,免得当着人家的面流出口水来。在高考时,让人确定兴奋的事情,就是终于舍得去食堂买几份肉菜了。可又不敢放开了吃,怕习惯了青菜的胃受不了猛然间油水的攻击,坏肚子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一年高考,考场里就有同学闹肚子,一场考试要跑厕所三四趟,他去一次,就得有一个监考老师跟着去。来来回回的,整个考场都笼罩在他和老师的脚步声,以及他会不会拉在教室的恐惧里。

第二次复读时,班上有两个同学,一个数学极好,每次开始都考取140分左右的,另一个一个数学极差,别的科目也一般。两个人关机关系很铁,喝多了酒可以两肋插菜刀那种。巧合的是,他们还被分在一个考场,于是动了心思。为了帮助哥们,考数学之前他们商量好了,成绩好的那个给差的那个传纸条,并约定用4321来代表ABCD,这样即使被监考老师捉到,也可以抵赖。

考试过程中纸条有惊无险地传了过去,考完出来,大家都聚集在食堂里,边啃馒头边相互对着答案。差的那个兴奋得不得了,得意地说:真幸运啊,你的答案几经波折终于传到我手里了,1234ABCD都抄上了,选择题全部拿下,我数学能及格了。周围的同学顿时石化:你脑子进水了啊,4321对应ABCD,不是1234。这哥们正好抄反,选择题全军覆没。于是,第二年,我们又成了同学。

囧或不囧,高考都不过是青春时一段经历,哪怕是四次高考。事实上,人们关注它,谈论它,并非因为它的有趣,而是以为它的残酷:一个人的命运常常就在几天时间里决定了。这种决定,不是他当科学家还是当艺术家区别,而是他要一辈子做农民,还是有机会进入其他行业,改换门庭。对农村孩子来说,尤其如此。我永远记得,我最后一年高考后不久,终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放羊的舅舅说:总算又有一个人从咱们这穷山沟出去了。他当年的沉重,我如今才深刻体会,现在,也只希望能有更多贫寒子弟能挤过这座独木桥,抢滩登陆到理想的彼岸。



Source : Doub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