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nely distance – 孤独的距离

Read or translate in

也许短暂的分别可以“距离产生美”,但长期的分隔注定会让这份“幻想美”消失殆尽。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物理的距离无可置疑地带来了心理的距离。这一点对于朋友,甚至亲人都是如此,毫无例外。

转眼间,在国外漂泊已近三年,从一开始来到这块陌生的土地,到渐渐结实朋友,结伴同行,再到毕业之后,大家纷纷回国,各奔东西,慢慢地便鲜有联系。无论科技如何发达,微信怎样便捷,地理距离上的鸿沟终究很难跨越。偶尔鼓起勇气联系一下当年的同窗好友,寒暄几句之后便也无话可言。

听到伦敦发生恐怖袭击,一下想起了英国的同学,微信上真诚地问候一句,对方客气地回答,“谢谢挂念”;国内的朋友麻烦件小事,竟然千恩万谢,突然觉得彼此之间是那样遥远。不禁想起罗大佑的歌词,“朋友之间越来越有礼貌,只因为大家见面越来越少”。一句句礼貌的客套,让人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亲近。我自嘲地开导,有个回应终究比冷漠地视而不见要好。毕竟还有那许多真诚的关心经过微信飘洋过海,最终杳无音信;更有不少真挚的祝福微信也难以传递,因为对方已经删除好友。

起初以为只是异国他乡,终究隔着千山万水。可渐渐才发现,即便在同一个城市,也完全可以做到老死不相往来,除非有事相求。这一点不仅国外如此,国内亦然。只不过国外好友更少,夜生活更为单调,又鲜有好事者组织聚会,因而更显寂寥。其实也不难理解,远水不解近火,有些事说了也无用,索性不说。于是时间一久,便更加不知从何说起。

毕竟随着年龄增加,大家都变得日益繁忙。有工作的压力,有家庭的职责,有时真地不是不想交流,而是时间不允许。一个亲戚跟我讲,他到读大学的城市出差,想着联系一下留在那边的大学室友。结果听到电话那端憔悴的声音,出来一聚的念头就此打消。第二天,室友打来电话说读初三的孩子深夜不归,他也几乎一夜未睡。

家庭的存在起到了稳定社会的作用,但可能也在相当程度上阻碍了朋友的交流。毕竟大门一关,各家过各自的日子。即便没有孩子,无须照料老人,你的出行也总要考虑另一半的感受。于是好友相聚最终成为一个需要紧密策划的活动。踽踽独行的单身狗只能对着紧闭的大门无奈地转身离去,心中期待有一天也能有处容身之所。等那一天真正到来时,才发现原来门内的人们其实也羡慕当初门外的自己。“围城”内外都只余下无尽的落寞。

古人云,“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言者无二三。”但当在这大千世界,连二三知己都为时空阻隔而不可得时,这段距离又承载着多少孤独呢!



Source : 阅译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