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喊口号 – Slogans we’ve all been shouting together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13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风青杨: 著名企业品牌运营战略专家。现任汇赢天下品牌策划机构CEO。《中国经营报》《经济观察报》《销售与市场》《国际公关》等一线媒体一线撰稿人。

 

口号是什么?有人这么评价口号,口号这东西就像是大年三十或者是初一、十五放的鞭炮,为的是热闹一阵子。你要是把它当作一种能够实现的承诺,你就是白痴了。但既然大家都知道口号喊了白喊,但中国人为什么喜欢喊口号?有人说,这大概是为官一方的要证明自己正在做事,还搞得轰轰烈烈,用来虚张声势,大作舆论准备吧。于是全国各地相争效仿,逐渐形成风气。越是落后的地方,那里的领导越是喜欢拾人牙慧地讲废话、喊口号,乡村公路两旁贴满红红绿绿毫无实际意义的标语,房前屋后到处写上带恐吓性质的警句。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口号中,但是——反腐败喊了30年,病入膏肓了;党政分开喊了26年,一直分不开了;官员财产公布喊了17年,几成难产了;加大教育投入喊了15年,上学越来越贵了;医改喊了10年,看病越来越贵了;房价降下来喊了6年,越涨越高了;控制物价有信心喊了3年,涨死了!中国人渐渐的在口号里迷茫了……

 

 

千奇百怪的中国特色口号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了中国特色的各种口号,据说口号在中国历史上存在的时间比裹脚布和贞操锁要长得多,我们熟知的口号,从 “王后将相向宁有种乎”到“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从“多生快干,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到“山区人民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从 “依法办事,违法必究”到“不怕死的就到十八里乡来作案”……无数的口号就像我们幼时开档裤里袒露的东西一样,生猛且直接。

 

 

中国人喜欢喊口号,官场有官场的口号,商场有商场的口号,文革时期有文革时期的口号,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口号。有网友甚至就这一现象编了关于口号的段子:中国联通拟在世界电信日到来之际,巨资请周杰伦的爷爷当他们的代言人,以回击中国移动。新的代言口号是:孙子才玩“动感地带”!中国移动闻讯立即做出反应,与姚明的父亲签约,大规模宣传“儿子新时空,老子全球通”的口号。中国联通不甘示弱,聘请82岁娶少妻的杨振宁教授为形象代言人,宣传口号是:我能! 中国移动为了反击,立即请杨振宁的夫人翁帆为形象代言人,宣传口号是:你不能,我叫你能!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喊口号呢?

 

 

人们最早的喊口号的日子是什么时候?大概是上学的时候吧。那时,老师用哄小孩的口吻问大家:能不能完成啊?小朋友们异口同声:能!老师说:大声一点!大家扯着嗓门大喊:能……!原来中国人在启蒙教育里就学会了喊口号。喊口号是官场恶习。喊口号作用在于,不仅省心省力省钱,而且可以捞取政治资本,可以自我标榜,制造个人崇拜。喊口号的目的是为了让别人听,让别人跟着口号走,让别人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施政思路。而高喊虚伪、变态、空洞、违法的口号,其实就是一种愚民政策。

 

 

据说,在口号最鼎盛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几乎每天都有一个新的口号诞生,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喊口号中过日子。那时候的口号是一种使命,是一种护身符,是一种机械的肉体运动。很多口号的荒唐和无知让今天的人们触目惊心,像“赶英超美”、“亩产几万斤”、“宁愿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党啊,你是我的母亲,你用甘甜的乳汁抚养了我”……

 

 

那些年我们一起喊过的空口号

 

 

从“亩产万斤,大放农业卫星”到“十五年超英国,二十年赶美国”……我们的口号喊了那么多,有多少实现了?空头口号能糊弄人一时,但不能糊弄人一世。人们都在看着喊完口号后你该怎么做。俗语说会咬人的狗都不叫的,所以在老百姓心中,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让我们看看才是正经事!有人喊:“打倒口号!”他这话本身就是一个口号。

 

 

比如,我们反腐倡廉的口号喊得也是最响的,领导们不仅大声宣誓,而且大会小会作报告都要喊口号。但是,许多领导,会上刚刚喊完反腐倡廉的口号,出了门就被反贪局请去喝咖啡了。再比如我们喊得最怕的教育,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投巨资建造“白宫”式豪华办公楼,却不愿意拿出钱去修缮改造该区杨庄小学的十二间危房教室。按说当地政府大楼的建设资金足以翻建数百所小学。但杨庄小学最终是靠申请国际援助,从日本人那里得到了八万多美元援助款,才改建了校舍的。“政府有钱建造豪华办公楼,但没有钱改建破败的学校”,日本人水谷准对这种中国特色的现象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当然,阜阳市颍泉区政府还没有忘记,把一条响亮的标语口号刷在杨庄小学的墙上——“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今天的口号更加具有目的性。比如一家体育公司的口号是“一切皆有可能”,另一家竞争对手,马上就说:“没有什么不可能”;一家软件公司刚喊:联想,只要你想……另一家马上接嘴:想都不用想!人们开始用口号来打倒口号。其实,我们永远打不倒口号。相反,永远是口号打倒我们——我们被“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打倒过;被“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打倒过;被“知识越多越反动”打倒过……但谁也不知道的是,中国人还要喊多久的口号。(文/风青杨)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