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育经历 – My experience of education – English

16%
7 paragraph translated (113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First, you must seek his kingdom and righteousness; all these other things will be given you as extra.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一、September 1989, assigned to a mountain village school, where I taught politics in first and second years of High School, and was chief teacher for the first year. In my first month of teaching first year politics, I ignored the textbook totally, but made my own handouts and presentations. I considered the existing material had too many short-comings, and were not educating children, but mistaking them.

二、I lived with the students in a dormitory. One third year student lived off-campus; the walls and ceiling of his house collapsed, he could not be treated, and died. From time to time after that, the third year students would sing sentimental songs, 其中包括迟志强的歌曲《愁啊愁》。This was in memory of the deceased, but also to lament the impermanence of life. If it was today’s school education, the school would strive to gear the students’ energy towards studying, depriving the students of even this opportunity of expressing the sentimental part of their souls.

三,In the Spring and Summer of 1989, the student protests occurred. 站在学生立场上,同情学生对民主自由的诉求。I read the newspaper every day, concerned about the dynamics of the student protests. Later, as the tide of student protests receded, I also received criticism. Many years later, that school organised an alumni come-together. One student said: teacher, the strongest impression you gave me is one of integrity 正直善良. Another student immediately corrected: ‘It’s not integrity 正直善良, it’s justice 正义! Many teachers have integrity, but none has the same sense of justice as you! As I heard the voice of these two former students, I was very moved.

四、At the beginning of 1989, the politics textbooks began to change. I remember that in the 1988 politics textbooks, there were many boxes introducing the political civilization of capitalist societies, but they also indicating that capitalist democracy marked a great historical progress in relation to feudal society. But from the start of 1989, these elements disappeared.

五、一九八九年,任教下一届高一。若干年后,学生举行同学会,说到我与他们谈及民主自由时,满脸泪水。

六、1989年。《书林》是我八十年代喜欢读的杂志之一。这本杂志在一九八九年,发表了多篇好文章。如《阳谋亲历记》、《胡耀邦与李政道谈民意不可违》、《九三年:不灭的人道主义炬火》。该书的封二寄语,也体现出对真善美的热爱。第七期的封二寄语:“瞿塘嘈嘈十二滩,人言道路古来难,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刘禹锡诗。第八期的封二寄语:“假如,思想是生命,是呼吸,是力量,那么,思想的缺乏,就无异于死亡。”布莱克的话。

七、1990. With a few young people who loved literature, we founded the ‘Pujiang’ literary society. 办了两期刊物。Two of my poems made it into this publication. 对我而言,最大的作用,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走出当时的精神困境。与其他文学青年一起,聆听来我们家乡体验生活的作家林斤澜,讲文学写作。他对我们家乡的佛教寺庙,既是宗教场所,又是老人养老之所,深感兴趣。

八、1990年3月的一则日记:高一学生叶某常来借书,往往一天一本。我的诗歌给他看得差不多了。叶生之诗我看过几首。在我印象中,他的诗想像奇特,感觉敏锐,有一定才华。但刚刚刚起步,还宜以后奋斗。(说明,叶生后来成为一个在诗歌界有一定知名度的诗人)。我自去年春天起,也开始写诗,到今天也写了二十来首。却没有几首,自己满意的。

九、1990年5月的一则日记:今日参加区文娱会演。几天来,我们(青年教师与全体高一女生),一直在排练,我算是一个积极分子了。晚上演出,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的节目取得完全成功。

十、1990年5月的一则日记:前日读了法国作家维尔高尔《西蒙与残废的少女》一书。印象很深。今天时代的人类,必须好好反思一世纪来文明的得与失。我们得到了国家的独立、个人的政治自由和人格尊严,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发展,但我们付出的却也太多。我们必须重建奋斗目标,特别是重建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

十一、1990年9月,特大暴雨发生。许多村民涌到学校,躲避洪水。我配合学校,做好自己的一份工作,为村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次特大暴雨,百年不遇。给家乡带来的损失巨大。高一届同学,在这次抗洪中表现优秀,受到上面的嘉奖。

十二、1990年秋,去台州参加省教研室主办的高三教研会。遇到大学同学,格外亲切。

十三、1991年5月的一则日记:“今晚主持电影《焦裕禄》座谈会。有高中各班二十多位同学,及蔡明、友军、允文、文雅等教师参加。学生中,我认识的,有晓女、叶晔、维建、光明、丕军、思思等。学生发言很踊跃。会议整个过程,是在热烈中进行的,反映挺成功的。”

十四、1991年9月的一则日记:“今日对高一学生作了一次调查,了解学生对人生观功课的兴趣。前段时间花了不少功夫,看来教育效果还是成功的。学生对政治课的兴趣较浓,心理上充满有一种活力。一位名叫某某的学生,还把我同某政治家,并比为自己崇拜的人物,使我不禁为自己脸红。也可见学生之天真,可爱。”

十五、1991年9月的一则日记:“收到方老师的信。方老师谈了许多勉励的话。他现在搞了一个叶适研究会,希望我能参加。”方老师是我的大学教师,中国哲学史领域的知名学者。我大学毕业论文,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写作而成。大学毕业之后,多次与方老师通信,得到他的勉励、教诲。

十六、在家乡一家书店,购买《朦胧诗精选》。选入了许多很好的诗歌。北岛的诗歌,就选入了十首。还有舒婷、顾城等人的诗。没有选入食指的诗。食指的光芒,当时还不为许多人所赏识。北岛的诗《回答》,开头两句便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感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是对文革年代黑白不分、豺狼当道的控诉!在今天这个时代,仍然有现实意义。还有梁小斌《中国,我的钥匙丢了》,也写得好。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那些读书人,包括北岛、梁小斌等,是从西单民主墙走过来的,我对他们始终充满敬意。

十七、1991年11月,一友人赠送《海子、骆一禾诗集》。这是当时最早公开出版的海子诗集。我与这位友人说:海子的诗,是深更半夜写的,有一种格外的灵气。友人说:你说得没错,他的诗常常就是在半夜写的。在《海子、骆一禾诗集》的扉页,我写了这么几个字:“我将永远视你们为兄弟,麦地上的青年。守住生活,守住平凡的日子,我们便守住了一切。”我意识到,人活在这个世纪,需要对某种崇高的东西,予以坚守。

十八、1992年,写长诗《诗人,你就是一种召唤啊》,展示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对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渴望。二十年过来,我一直喜欢我写的这首诗。

十九、1993年8月,第一届国际大专(中文)辩论赛在新加坡结束,上海复旦大学代表队击败台湾大学队,获得冠军。当时的辩论赛,搞得有声有色,似乎宣传部门还没有对大专辩论队提出这不能说、哪不能说的具体要求,辩论队员的个性和才华,能够得到自由发挥。国际大专辩论赛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华人文化的凝聚力,也丰富了学生的校园生活。多年之后,我认识到,辩论双方都不认错,都努力把对方的观点攻击得体无完肤。这是一种坏的习惯,无助于真理的获得。

二十、1993年9月,整理并印出自己的哲学随笔《人生的鼓与歌》。在那个文化相对贫瘠的土地,我苦苦坚持哲学思考。这些思考,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激情。但是,由于阅读有限,这些思考,存在明显的局限性。

二十一、1989年至1993年。精神颇为压抑,养成酗酒的习惯,给身体健康造成很大损害。

二十二、1994年2月1日。为提高学生的成绩,常常利用课余时间,为学生补课。学生为之感动,写了一张纸条给我:“亲爱的老师,你辛苦了,我们应该感谢你。”数年之后,几经搬家,发现这张纸条仍在,颇为惊喜。

二十三、1994年3月。数月之前,沈阳飞机制造公司第四中学六少女离家出走,引起各大媒体纷纷关注。我撰写了一篇长达七、八千字的文章,谈谈我对这起事件的看法。94年2月份,一家全国性家庭教育杂志,发表了我这篇文章。

二十四、1994年7月,精神烦闷。一个人到柒溪去。这个地方,我小时候就已经去过,那时还未建区,人们的打扮很朴素,房间也十分简陋,多是茅草房。在那里呆了数日,一边读书,一边写文章。所住的滨海旅社,十分的幽静,后面是海,视野广阔。

二十五、1994年,担任少先队大队部辅导员。开展“五项比赛”活动。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使孩子们从中受益。

二十六、1994年冬至1995年初,先后有三篇文章,发在《独生子女》、《中国教育报》、《现代家教》上。

二十七,1995年9月,教高二,担任班主任。这个班级调皮学生较多,甚至参与社会上的打架斗殴。但多数学生,还是刻苦好学的。我制定出《小组竞赛细则》等规章制度,努力抓好班风,并征求家长的支持,做好调皮学生的思想工作。同时,对这些调皮学生,也施以关爱。为这个班级良好学风的形成,花了许多心血。

二十八。1996年春,学术论文在《思想政治课教学》杂志中发表。这是我第一次在全国性刊物中发表文章。后来又有两篇论文,发表在全国、省级学术刊物上,都不是花钱买发表的。但说实话,当时从教不久,对教育规律的理解,还是十分僵化、肤浅的。

二十九、1989年至1997年,八年间连续教六届高三。工作辛苦,但任劳任怨。为这所山村学校,涌现更多大学生,尽自己的一份责任。

三十、1997年,县城新的高中创办。调到这所中学。任教研组长,一直至2002年。期间工作踏实,努力做好各项教研工作,两次被评为县先进教研组。

三十一、1997年冬,创办学生社团,担任指导老师。因为我深知,学生社团对于培养学生素养、丰富学生课余生活,有着重要作用。社团大小工作,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抓。

三十二、1998年11月,严秀在《随笔》发表文章:《“恐怖”世纪,快结束吧》。文章指出,二十世纪也是空前可怕的恐怖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夺去无数民众的生命。独裁政治毁灭了大量民众的生命:印尼六十年代,屠杀的人民,达三十万以上;希特勒法西斯杀害的犹太人达六百万;斯大林统治苏联期间,数以千万民众,惨遭杀害;波尔布特取得政权之后,大行杀戮之道,杀害柬埔寨人民至少一百余万。严秀这篇文章写得好,告诉我们二十世纪的残暴、野蛮一面。愿二十一世纪,这种情况,不再发生。

三十三、1998年至2000年,学生社团不断取得佳绩。多名学生的小论文,在县、市、省的小论文比赛中获奖。其中一名社团成员的小论文,获得省一等奖,全国三等奖。

三十四、2000年7月的一则日记:“这几天连续看电视连续剧《长征》,对毛在四渡赤水、抢渡大渡河、飞夺沪定桥所表现出的军事智慧,十分拜服。”2002的日记,也有类似内容:“毛确实是中华历史伟大之领袖。其人格光辉,有多少人可及?其精神气魄,其勇气和无私精神,其卓越智慧,可谓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少有。”这使我意识到,二十一世纪头几年的我,仍然有较多极左思想的痕迹。我替自己感到害羞。表明一个人在前进路上,会陷入歧途。约2004年后,我与极左思想,便渐行渐远。

三十五、2000年开始,时断时续地订阅《哲学研究》杂志,以开阔自己的眼界。直到2009年,才停止订阅。偶尔可以从这本杂志中,读到一些自己满意的文章。但多数文章,价值有限。感到西方黑格尔康德和马克思的哲学,是走到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而中国现有的哲学,受黑格尔康德和马克思的影响太深。

三十六、2001年,开设中国古代神话的选修课。学生评价:“上这门选修课一种享受。”“中国的神话很美很神奇。”

三十七、2001年9月,面向全校学生公开招聘正副社长,曹海燕等四位同学,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当选为社团正副社长。

三十八、2001年10月,参加省教教研室主办的教研会。会上,沙福敏老师作了讲座。我当时的日记写道:“沙老师八十年代便蜚声政治教学界……由于有亲身的实践,丰富的修养,讲座深入浅出、旁征博引,使听者感到是十分美好的享受。”她说道,美国总统因9.11事件发生,不愿出席APEC会议。我们临时决定,与美国签订几十亿美元的贸易合同,购买美国商品,终于使美国总统改变主意,出席这次会议。她说,这个例子,体现了政治与经济相辅相成,可以用来教育学生。若干年后,我知道,那个美国总统小人一个,见钱眼开;而我们这种金钱外交,实无光彩。她还推荐道,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包含着深刻的哲学道理,有很高的中国文化品味,值得一读。但后来我认识到,余秋雨文笔不错,但诚实不足。欧洲近代文学家的人道主义,现代人所崇尚的民主、自由、人权理念,离他十分遥远。就我而言,我要向我的学生推荐的,是汪曾琪,而不是余秋雨。

三十九、2001年12月前后,社团举行了信用讲座、形势讲座、时事竞答、十佳社员评比、社会调查,并与政教处联合开展《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学习活动。

四十、2002年的一则笔记:“很想写一篇关于爱的文章。人人都需要爱。父母之爱。兄弟之爱。同学朋友之爱。恋爱婚姻之爱。子女之爱。乡亲同胞之爱。没有一个人离得开爱。爱是一个人生活的力量,给人信心,勇气,使人生美好。爱,应是人类最崇高的一种情感,也是人类最深刻的一种需要。”爱使人生美好。爱不仅是得到别人的爱,而且也是爱别人,爱那些与即使与自己非亲非故的人。爱是生命丰沛的表现。缺乏爱心,是生命苍白的表现。

四十一、2002年的一则日记:“记得妈妈以前曾多次讲过一句话,‘门门有路’。这句话很有意义”。门门有路,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一句俗话,意在告诉人们:人生的道路十分开阔,不要灰心丧气。长大后,渐感到长辈的话,身边许多人的话,虽然是书本所没有记载的,却深有价值。

四十二、2003年春,萨斯病毒席卷中国。最初一个阶段,每天都有许多人住院,甚至病死,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在这样的情况下,官僚仍然不讲真话,可见他们何等不把人的生命当回事!在事情为海外媒体曝光之后,不得不承认萨斯蔓延的事实,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非典蔓延的势头,最终得到控制。萨斯病毒一事,说明诚实在官场中,是多么重要!同时也提醒人们,滥杀滥食野生动物,是野蛮行为,不能不遭到自然界的报复。

四十三、2003年3月,美国出兵伊拉克。查了查我那段时间写的的日记,居然发现有以下的文字:“所谓伊拉克侵犯人权,是一个理由,但不是主要原因。”“美国觊觎中东石油,是一个重要原因”。而数年后情况的表现,则表明,我当时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我想到一点,当时我还没有参加互联网论坛,信息十分闭塞,在这种情况下,对国内国际形势的判断,就会失真。传统媒体直接为官方所把持,往往站在官方意志上说话,不利于官方意志的则不予报道,使事实的真相,遭到掩盖。

四十四、2003年8月,《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人,永远都至高无上》。这是一篇拔乱反正的好文章。无论是什么工作,都要把人放在第一位,爱护、关心、帮助人,使每一个人的权利得到尊重,生命得到保障,生活得到幸福。

四十五、2003年冬,在人民网注册马甲,自此走上互联网写作的道路。参加互联网,最大的益处是,通过阅读其他网友或博友的文章,开阔了眼界,活跃了思想,使自己的思维不再闭塞。

四十六、2003年10月,购买《食指的诗》。热爱食指的诗,尤其热爱《相信未来》。一次上完课骑车回家,我一边吟诵《相信未来》中的句子:“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一边含着热泪。像食指这样善良的人,像食指这样热爱生活的人,这个世界不多!我深信,他这首《相信未来》的诗歌,会给更多的人以勉励!勉励他们热爱生活,勉励他们努力做一个待人友善的人!这几年,我总要向学生推荐食指,勉励学生从《相信未来》这首诗中,吸取精神和道德力量。

四十七、2004年,马家爵事件发生。写文章,发在人民网。引起热议,成为该网站当年最热的两篇文章之一。

四十八、2004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2004文化高峰论坛”,发表了由许嘉璐等七十位知名人士共同签署的《甲申文化宣言》。宣言指出:“文明多样性是人类文化存有的基本形态”。“每个国家、民族都有权利和义务保存和发展自己的传统文化”、“我们接受自由、民主、公正、人权、法治、种族平等、国家主权等价值观。我们确信,中华文化注重人格、注重伦理、注重利他、注重和谐的东方品格和释放着和平信息的人文精神。”宣言的基本内容,是积极的。落实《甲申文化宣言》,既要防止走过头,变成对西方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的排斥,又要努力对国人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使国人不至于盲从外来文化。

四十九,2005年,读顾准。感动于他对真理的热忱。对顾准的许多思想,也持赞成态度。但数年之后,再看顾准,则发现他思想的肤浅与偏激。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仍然受到太多的马列学派的误导。同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持太多的偏见。

五十、2006年5月,撰文批判儒家和孔子思想。虽然指出它在一些方面有可取之处,但整体思想是落后的。在论坛有许多网友支持,但也有一些网友批评。感到他们的批评合情合理。于是没有反驳。此后,在阅读和思考中,我对孔子和儒家的看法,逐渐有了转变,逐渐认识到其深刻价值。同时,我也接受了雅斯贝尔斯的“轴心说”,对古代文明产生由衷敬意。

五十一、2006年6月,点评泰戈尔诗句。高中时,就买了《吉檀迦利》和《新月集.飞鸟集》。此后若干年,泰戈尔这两本书,一直与我相伴。泰翁热爱生活,热爱自然,对人类有博大的爱心。他写的散文诗,语言优美,富有哲理,充满对真善美的渴望,是人类文学殿堂的宝贵财富。

五十二、2006年6月,《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当务之急》一文,在凯迪社区贴出后,引起网友强烈关注,短短三、四小时,点击突破两万,跟贴三百余条。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当代中华民族每一个真正的爱国者的最强烈心声。

五十三、2006暑假,发愤阅读。两个月时间,先后阅读了《卡拉玛佐夫兄弟》、《道德情操论》、《美国的民主》、《悲惨世界》、《汤姆索娅历险记》、《伯林传》、《耶稣传》、《失乐园》等书籍。连读边在书旁写阅读感言。收获良多。是我毕业之后,过得最愉快充实的一个暑假。

五十四、2006年12月,写作文章,指出人性本善的,而不是人性本恶。坚持儒家的性善论,批判当前市面流行的性恶论。

五十五、2006年12月。我向在人民网作访谈的国际问题专家李绍先发问:“伊拉克广大民众走上街头,挥舞旗帜,热烈庆祝,围着萨达姆尸体跳舞。请问嘉宾,你如何评价伊拉克民众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李绍先回答:“这是独裁造成的必然结果。萨达姆在伊拉克的统治是高度独裁的。从他两个无恶不作的儿子的表现,大家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来。在他被推翻之前,他已经被人民所唾弃了。”

五十六、2007年2月。新浪网发表作家秋风的文章:《大国崛起的物质主义陷阱》。文章批判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发展方式:“政府占有各种资源,也控制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从最初发展重工业、军事工业到20世纪80年代之后发展‘综合国力’,始终都是在物质性力量上打转”,“90年代以后流行的主流经济学也强化了整个社会对经济增长的盲目崇拜”。文章说:“这几年暴露出来的社会问题已经表明,这种片面的物质主义现代化进路是走不通的”。这篇文章,振聋发聩,对当前过于重视物质财富增长、不关注心灵、不重视公平正义的发展方式,是当头棒喝。

五十七、2007年3月,撰写文章,指出中国教育必须返本归真。文章说道:“教育不是别的。不是绣在缎上的花。不是一些人升官发财的工具。不是一种用来夸夸其谈、向人炫耀的资本。教育是它自己,是教师实实在在做学问、学生实实在在求真理的地方。要把教育办好,就应该返本归真,使教育回到尊重教育规律的轨道上来”。

五十八、2007年4月,《火黄春秋》第四期发表王也扬的文章:《劝君少颂秦始皇》。文章指出: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为了统一而滥用暴力,无论何时都是受谴责的。文章指出,秦始皇的统一,给人民带来了不幸,而不是幸福。“其一,秦对列国发动的战争,死人无数。其二,秦统一后,人民并没有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其三,嬴政动辄用杀人的严刑峻法威慑臣民。其四,禁锢思想,文化专制,在中国历史上开启了最恶劣的先河。这是一篇坚持人性、以民为本、拔乱反正的好文章”。作为一个教师,在对学生教育时,应该有是非、正义的标准,民本的情怀。像秦始皇这样的暴君,决不是讴歌的对象,而应该是批判的对象。

五十九、2007年暑假,赴金华参加省教研室主办的新课程培训。遇大学同学志良、仁贵。后回师大看看,惊讶于师大变得面目全非,新建筑一座座拔地而起,旧建筑却多数拆毁,但东大教室、西大教室仍然在。

六十、2007年暑假,从金华回来后,仍然读书。先后阅读:《汤姆伯伯的小屋》、《人生的亲证》、《论基督徒》、《九三年》、《天路历程》。《圣经》、《历史理性批评文集》,也读了一部分。读了《论基督徒》一书,对基督教思想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

六十一、2007年12月,余虹自杀。余虹的许多文章写得很好。如《一个人的百年》、《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章。能够深化人们对人生价值与意义的认识。感到余虹是他杀,不是自杀,是不良社会风气造成,是恶劣的教育环境造成的。关注网友在余虹博客的留言,并择出数十则,撰写阅读感言。

六十二、2007年,重庆新的市委书记上任。热衷于唱红打黑。尽管许多学者和网友,批评重庆唱红打黑,是极左回潮,存在着严重的侵犯人权的情况,但主流媒体仍然为重庆唱红打黑叫好。许多有头有面的人,也纷纷到重庆,为唱红打黑撑腰。数年之后,由于重庆公安局长私闯美领事馆避难,重庆唱红打黑才草草收场。网友普遍认为,中国离文革的再次发生,远了一步。

六十三、2008年5月,汶川地震。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顷刻间夺去近十万人的生命。昨日还是繁华的城镇,今日满地狼藉,到处都是乱砖横瓦。昨日还蹦蹦跳跳的生命,今日已经沦为冰冷的僵尸。通过这场残酷的地震,我认识到,人是脆弱的,生命是脆弱的。人类应该放下往昔的骄傲和狂妄,学会敬畏自然。在汶川地震之后,我读到一篇题为《敬畏自然 敬畏死亡》的文章,作者徐贲。这是一篇好文章。希望人类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旦地震过去,就把地震留给我们的教训,忘得一干二净。许多民众关注汶川灾情,因汶川民众的不幸而泣涕,积极参加捐款捐物,展示出人间大爱。我认识到,尽管这个时代,官老爷们是无耻的、腐朽的,但是中国的人民,则是善良的。

六十四、在汶川地震期间,许多普通网民,纷纷在互联网发表诗歌,表达他们对汶川地震中死者不幸的同情,表达他们对汶川灾民的爱,表达他们对人类软弱无助的感叹。虽然许多专业诗人在这期间,也写作这方面的诗歌,但是,真正感人、质量优秀的,却往往是普通网民。这种文学现象,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使我认识到,普通的民众,也是有不同寻常的才华和品质的。这种不同寻常的才华和品质,在一定情况下,会爆发出来,成为文学奇观,或者成为道德伦理的奇观。

六十五、2008年5月,撰写“精神的自由是更深刻的人生自由”一文。阐述精神自由的内涵,揭示精神自由的价值与意义。

六十六、2008年夏,网友在网上曝光汶川劣质教学楼、致大量的师生死于非命一事。数年之后,一位学者写了这样一则微博:“除了学校,临近日本3.11地震海啸一周年之际,我访问了位于仙台的东北大学。承法学部阿南友亮教授亲自驾车陪同,到遭灾的滨海地带一看,白茫茫大地,惟见一座楼房孤零零地立着。阿南说:那是一座学校,周边本来全是民居的。我猛然想起四川地震,却是民居全在,只有学校塌了”。

六十七、2008年11月,司徒雷登魂归杭州。通过网上的阅读,了解到司徒雷登的事迹,了解到燕京大学的事迹。认识到教会大学的价值,也认识到北京大学的办学理念和办学作风,远远不如燕京大学。蔡元培是被一些人,过份拔高了。

六十八、2008年。阅读吴蓓女士翻译的《甘地箴言录》。饮佩甘地的人格。认为甘地是时间上离我们最近的贤哲。喜欢甘地所说的许多格言,如:“只有当我们的国家显示出比黄金更珍贵的真理,比权力和财富更有威力的无畏,比热爱自我更宽广的博爱,它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精神性的国家。”“诚实不是最佳策略,不是有利可图时才讲诚实,我们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在所有情况下都讲诚实”。 “我说只依靠物质强权和智力强权的人可能永远享受不到发自心灵力量的快乐,单一的智力或者单一的物质力量绝不可能超越心灵力量”。

六十九,2009年2月。在网上发表《自由的心灵是博士最可宝贵的人生财富》。中国现在的博士,虽有一大堆知识,但缺乏对美德和信仰的热爱,缺乏对真理的追求,缺乏独立的人格,缺乏一种淡薄名利之心。这些,都使我忧虑。使他们在学术道路上,无法走得更远。也使他们无法为这个社会,做出更大贡献。一个博士,最重要的,不是学识如何过人,而是有一颗慈悲、正直、自由的心灵。

七十、2009年2月。印发课外阅读材料给学生。包括:《美国兰德公司对中国人的评价》、、《只有品德才会决定命运》、《厕所里偷听到的真话让我懊悔一辈子》、《读〈悲惨世界〉》。后来,我又印发其他文章,发给学生,如:《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活着只为出人头地吗?》、《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人类必须放下狂妄的架子》《因为有爱,所以美好——读〈飘〉有感》,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这几年,我一边在论坛写作,一边到新浪、网易的博客圈,阅读网友的文章。我发现,他们的许多文章写得很好,有生活气息,有独到感悟。他们记录的人生悲欢离合,往往扣人心弦。任何贬低他们文章价值的做法,都是可笑的。而不阅读这些网友的文章,无异使自己对人生,少了许多真实的感悟,使自己的思维变得狭隘。

七十一、2009年3月起,贺卫方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为期两年。依法治国已经写入宪法,但是,推进依法治国,却是艰难的过程,从上到下,都有许多官员,不习惯于依法治国,而是习惯于人治。贺卫方是依法治国的坚定推进者,敢于对践踏法治的现象,提出尖锐批评。因此,在学术界,在社会中,都很有威望。他在北大教书,但北大风气越来越僵化,于是他应邀,要到浙江大学任教。结果遭到一些人百般阻挠,未能到浙江大学任教。是浙江大学的一大损失。

七十二、2009年3月。阅读刘克敌的文章《陈寅恪眼里的新文化运动》。刘克敌的另一篇文章《必须批判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中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倾向》,同样写得很好。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学以致用”、“黑猫白猫,能抓老鼠是好猫”、“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所有这些提法,有着强烈的缺陷,即实用性太强。人们的智慧和事业,不但应该有功利性、实用性的一面,而且应该有非功利性、非实用性的一面。因为人作为精神动物,不但需要物质生活,而且需要精神生活,不但需要在这个世界上有所成就,而且需要仰望星空。过于实用和功利,这样的智慧和事业,必然走不远,也必然不能给人类以幸福。

七十三、2009年7月,季羡林、任继愈逝世。这两人,虽然在中国学界备受尊重。但是,相对于上世纪前四十年的学人而言,他们的学术建树,实在乏善可陈。我在网上发文,一边纪念这两位学者的逝世,一边分析过去六十年,中国缺乏有价值学术的原因。志在引起国人儆醒,吸取过去一个甲子的经验教训,努力开拓中国学术文化的全新局面。

七十四、2009年暑假,读《老残游记》、《爱的教育》、《复活》、《新月集飞鸟集》。读《老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老子的尊敬,也与日俱增。阅读《道德情操论》,写了四万余字的读书笔记。

七十五、2009年10月,教育部长换人。就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写文章。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表专栏文章,评论中国教育部长换人一事,文章有三分之一的篇幅,引用了我这篇文章的论述。

七十六、2009年11月,阅读耶鲁校长施密德特的文章《中国大学是人类史上最大的笑话》。文章写道:“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文章认为中国大学缺乏学术自由,说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这篇文章的话,虽然尖锐,却是符合当前中国大学教育的实情的。

七十七、2009年11月,印度总理曼莫汉在美国进行官方访问时,发表了如下讲话:“印度总理曼莫汉表示,中国的经济成就无疑已超越印度,但国内生产毛额不能代表一切,尊重基本人权、法治以及包容不同的文化、种族和宗教等其他价值,才更为重要”。中国与印度,都是世界大国。但发展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中国更重视经济,而忽视人权和法治。相比之下,印度虽然重视经济,但对人权和法治更为重视。在我看来,印度的这种做法,有其可贵之处。人权和法治是骨子层面的东西,如果它得不到保障,其他一切成就,迟早一天,就会垮蹋。

七十八、2009年冬的一则日记:“在强国论坛、凯迪社区写作。今年的写作环境,比往年恶劣。治国之路,越来越倒退。律师李庄为重庆当事人辩护,反遭重庆官方逮捕,为中国近年法治史所罕见”。

七十九、2009年冬。民间广泛责疑三电三模高考加分政策不公。在这种情况下,省教育局组织听证会,就是否要调整三电三模加分,听取各方意见。参加的人,有学生家长,有地方教育局领导,有参加三电三模比赛的队员,有高校教师,有城市重点中学的师、生代表,有农村中学的师、生代表。我作为家长代表,参与这次听证会。并且被按排为第一个发言。

听证会上,大家畅所欲言,大多数人,主张取消三电三模高考加分,至少要大幅度减少高考加分分值。理由是今天社会风气不好,许多获得三电三模比赛大奖的人,都是靠钱买到的,而不是靠真实成绩得到的。一位来自绍兴的学生家长说,他身边就有不少人,靠花钱买得三电三模比赛一等奖,从而获得高考加分。

八十、2010年3月。点评托尔斯泰的格言:“人不应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应是为了真理而活着”、“奉元凶为神明,实在可怕”。托翁的格言,充满着深邃的智慧,充满着对劳动人民的热爱。我喜欢的托翁格言,还有:“理智是什么也没有教我,我知道的一切都是由心启示给我的。”“人们一切不幸的根源,不是饥荒,不是火灾,也不止是那些作恶者,而在于他们各自为生。”“人不应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应是为了真理而活着。”

八十一、2010年4月,新浪网发表文章:《胡耀邦之子回忆父亲生前事:改革系为藏富于民》。网友纷纷点击此帖,三天内跟帖近万条。一位网友说:“或许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胡耀邦这个名字意味着一个逝去的年代。那个年代的人们健康、纯真、蓬勃向上;那个年代有文学、有诗歌;那个年代清贫,却激情洋溢,那个年代的关键词是:思想解放,改革开放。”我热爱耀邦,尊敬耀邦。愿耀邦所深爱的这块土地,能够国泰民安,富有正义,民主自由,整个社会道德良好。

八十二、2010年5月。袁腾飞评毛泽东的视频录像,在网站贴出后,在网民中引起强烈反响。许多网友支持袁腾飞勇于批毛。我也撰写文章,支持袁腾飞,认为袁腾飞所作所为,体现了读书人追求真理的勇气,有利于中国人克服极左错误,前进得更好。

八十三、2010年6月,撰写文章,批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价值观。指出极左时代的价值观,否定人的正当个人利益,固然是错误的,但是,不等于人应该以追求个人私利为自己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古代社会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基督教的“爱人如己”,仍然有不朽的价值。

八十四、2010年6月,写文章批评政治和历史教育。指出这三十年的政治和历史教育,误人子弟。真话不多,假话甚多。实理不多,歪理甚多。呼吁对现有的历史和政治教材,进行深刻改革。后来知道,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教授,曾于2011年5月致信中国教育部,呼吁取消中国大学及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科目。

八十五、2010年7月。撰写文章,指出教育应该有宗教和美德的内涵。文章批判这几十年的教育,既不尊重儒家伦理道德、也不讲宗教信仰的错误做法。文章指出:“必须从宗教和美德的角度,来审视教育的价值与内涵。教育应具有超越功利性,超越物质生活的一面。不是经济发展的工具,不是国家富强的工具,而是更着重提高国民的精神素质,更着重于促进人与人的团结友爱,更着重于在全社会培养与人为善,公平正义,热爱真理的良好风气。”

八十六、2010年8月,作家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谢朝平的作品《大迁徙》记录了三门峡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为当地官员不但不反思自己,反而滥用警力,对谢朝平进行打击报复。网民和许多有良知的媒体,纷纷谴责陕西警方的蛮横无理行为。在这个时代,一个记者或作家,要在媒体说出真话,并非易事。在这个时代,一个老师,要在课堂讲出真话,并非易事。对于那些勇于讲出真话的记者、作家或教师,我总是寄以最深的敬意。

八十七、2010年8月。读《爱弥儿》。感到《爱弥儿》的作者卢梭,很大程度上有无神论倾向,影响了《爱弥儿》一书的价值。许多观点,过于随意,似乎是信口说来,而经不起深入的推敲。但崇尚自然,这个观点是对的。不过,中国古代的老子,在崇尚自然上的观点,比卢梭要深刻得多。卢梭有强烈的平等情怀,这点难能可贵。

八十八、2010年8月。在网上,看到台湾法学家廖正豪先生讲的一段话:“孔子在台湾人的心目中地位崇高,有的人甚至家里都供奉孔子。即便不识字的台湾乡下民众,也会从小铭记孔子的教义,并且尊称其孔子公,他们常常说‘孔子公讲,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以此约束自己与他人的言行。”这使我联想到,我祖父在世时,也常说孔子公说什么、我们该怎么做。我突然意识到,在福建、浙南、台湾等许多地方,先前时代的乡村百姓,对孔子是十分尊敬的。孔子的教诲,滋润着中国的乡村文化,勉励人们努力做一个善良的人!

八十九、2010年暑假。阅读《托尔斯泰传》、《安娜卡列尼娜》、《托尔斯泰人生焦虑集》、《论语》、《孟子》等书。抄《圣经》中的格言。

九十、2010年10月。几个大四历史专业的学生,在我校实习。与我同一办公室。与她们聊天。方知今日的大学历史专业,不再开设历史原著阅读,亦不开设古代汉语。深为之惋惜。与她们谈及近现代史。这些大学生听了,一个个倒吸一口气:怎么历史脏成这个样子?这些可怜的历史系大学生,对于真实的近现代史,居然一无所知!实在荒唐。与她们说,对学生要平等对待。不要歧视较贫穷的学生,也不要歧视有缺点的学生。与她们说,作为一个教师,不但要把知识和思想教给学生,更重要的,是把人性和爱教给学生。与她们说,大学毕业后,除了教学,还应该有一块自己的自留地,即对自己感兴趣的学术问题,进行研究。

九十一、2010年11月,举行传统文化与人生观的讲座。准备十分充分,写了五十页的底稿,作了五十张的课件,讲了两节课。学生反映热烈。走上工作单位以来,我已经举行过十多次讲座,既有形势教育,更有人生观世界观教育。

九十二、2010年冬天,在高一段学生中,开展“听前人讲过去的故事”的活动。涌现了许多好的文章。编出一期刊物,印给学生。

九十三、2010年冬,开始撰写教育随笔。持续一年零六个月。长达四十多万字。

九十四、2010年下半年,重读《红楼梦》。意识到《红楼梦》一书,有三大过人之处。一是塑造了两个清水出芙蓉的理想人物,即林黛玉与贾宝玉。二是不把人刻画成善恶分明的人。《西游记》总是把人刻画成善恶分明的人。这种写作方式,是低水平的,是对人性的歪曲。因为真实的人,总是有善有恶的。《红楼梦》一书,在对人性的描写中,做到了这一点。三是有一种悲悯情怀。当善良的人遭到不幸时,寄以同情。当恶劣的人遭到不幸时,也寄以同情。后来曹禺写的《雷雨》,延续了这种写作方法。

九十五、在网上写文章,批评鲁迅。指出鲁迅的思想观点,不是中国思想文化的正面财富,而是中国思想文化的负面财富。有网友撰写文章称,鲁迅崇尚暴力,不敬畏动物,不敬畏生命;鲁迅的暴力人格,一个世纪来,给中国文化造成巨大破坏。我赞成这种观点。

九十六、2011年3月,日本发生地震。不少中国人,对遭受地震的日本人民,不是同情,而是幸灾乐祸。他们在网上发表“恭喜日本地震”的留言。有的学生看了日本地震的电视转播,说道:“帅,超帅,帅呆了、酷毙了”。我意识到,过去一、二十年的教育,是畸形、不健康的,不是在孩子心中撒播仁爱与宽容,而是在孩子心中撒播民族之间的仇恨。于是在网上发文,呼吁放弃这种仇恨教育。

九十七、2011年7月。写作文章,批判前苏联的教育。文章引用泰戈尔的论述。泰戈尔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过苏联,对苏联教育有较多的观察,看到了前苏联教育存在的深刻缺陷。他写道:“他们把教育变成一种模子,而按照模子铸造的人性是不存在的……如果科学理论不与活生生的人的头脑相结合,那么,总有一天不是这种模子破产,就是人的头脑僵化,而且人还会变成会动的木偶。”我感到,中国这六十年政治体制,受前苏联影响深刻。同样,中国这六十年的教育,很大程度上,有前苏联教育的阴影,即不重视学生的个性,没有培养学生善良慈悲的人性,没有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九十八、2011年7月。温州动车事故发生,暴露出中国铁路建设贪图速度、不讲质量的问题。《纽约时报》在头条位置,发表文章:“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为陷阱,不要让房屋成为废墟。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个体,都不应该被这个时代抛弃”。这篇文章,反映今日中国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在中国民众中,引起广泛共鸣。

九十九、2011年8月。骆家辉从美国西雅图抵达北京,正式开始他的驻华大使任期。骆家辉履新之旅却十分低调,没有大量随从、没有警卫,背上一个包、手拎一个包,全家人都没闲着。他的朴素与亲民,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誉。但也得罪了包括《北京日报》在内的一些中国官方媒体,对骆家辉进行百般攻击、侮辱。表明中国的一些官方媒体丧尽廉耻,丧失起码的是非标准。

一百、2012年3月,校长室征集教师的教育格言。我的教育格言:教育,就是将世代相传的真理,教给学生。

一百零一、2012年3至6月,选录一些较好的、有人文内涵的微博,通过课件方式,对学生进行教育。引起学生的热烈反响。学生感到自己的视野,得到了开阔,对许多历史和现实问题,有了新的看法。

一百零二、2012年4月。写文章,批评中国教育俗气冲天:“他们盲目追求学校规模,大搞撤点并校。片面强调科学素养,忽视人文素养,却不知人文素养比科学素养更为重要。教师只是把教书当做谋生之道,而不是通过教育,来宏扬真知、传播美德。他们根据市场的需要来设置专业,学校变成了工厂的附庸。热衷于统一教材、用相同的标准评估各地学校,使不同的学校千篇一律,再也没有自己的特点。”

一百零三、2012年5月。一位网友,在我的文章下面,作了如下留言:“罗马人也曾经在斗兽场观看人与野兽的搏杀,围观人兽斗是罗马人的一种消遣与娱乐;后来,东方传来了基督文明,罗马人良知觉醒,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野蛮和冷酷!”我认识到,中国当前的教育误区是大的,中国当前的经济和发展,误区也是大的。走出误区,不仅仅是认识的问题,而且更是心灵的问题。需要心灵的觉醒。要有一种悲悯之心。

一百零四、2012年5月,在高一段学生中,开展撰写思想随笔的活动。学生拿起笔,进行写作,许多文章写得很好。也编出一期刊物,印发给学生。

一百零五、2012年6月,写了一封给高一学生的信。信的标题是:《愿世界因你们的到来而更加美好》。

一百零六、2012年9至10月,兰州网友陈平福,因在互联网撰写文章,发表对人生和社会的思考,被兰州市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读陈平福网上文章,感到他许多观点,很有道理,如,我们其实还处于文革状态,文字狱在继续。撰写《陈平福的文章到底写了些什么》一文,为陈平福辩护。指出他的文章,是这个时代的正面财富,对他应该爱护,而不是打击。此文在互联网产生了较热烈的反响。陈平福在教育上,也有许多很有价值的见解。又花了一个半月时间,撰写《我们需要陈平福这样的教育思想者》,阐述陈平福在教育方面的思考。

一百零七、2012年9月,创办教育博客,发表、转载教育方面的文章。并整理出我近两年来撰写的教育随笔一百三十余则,以《培养善良纯洁的人性》为标题,分五篇在互联网发表。

一百零八、2012年9月。撰写文章:《这十年,整个中国底线失守》。指出过去十年的中国,法治、大学精神、警察底线、言论自由、尊重人权、反腐败、社会伦理道德,不但没有改善,反而下降到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体现出治国水平的平庸,政治道德的低下。是一篇悲痛之文。

一百零九、2012年12月,为学生编撰的校园文学刊物,撰写刊头寄语:《撰写大自然——所有物种的共同家园》。指出,我家乡原是风光秀美的江南风光。但五十年代大练钢铁,伐掉大量古树,给家乡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破坏!近些年,片面强调经济发展,四处工厂林立,污染严重,给家乡生态环境造成新一轮巨大破坏。两次破坏,实在是家乡的莫大不幸!勉励学生善待环境,善待其他物种,爱护大自然。

一百一十、2012年12月,为高二学生作讲座:《我的教育经历》。我的小学时代,是在毛式教育中度过。1977至1982年读初中、高中,1984至1988年大学读书。感受到八十年代学校风清气正,社会生机勃勃,学子们好学上进。此后一直任教高中政治课,亲身体会到到这二十多年中国教育内容的退步、应试教育的越演越烈。此次讲座,主要是对毛时代、八十年代、最近二十年代的教育,进行对比,丰富学生的认识,了解现有教育的弊端,做一个热爱民主自由、有独立思考、正直善良、奋发向上的好学生。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s :

source: my1510, 28 December 2012 (part 1)
source: my1510, 28 December 2012 (part 2)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