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te my mother – 我恨我妈

  
1943
Rating this article
Thanks!
An error occurred!
Read or translate in
  

我都已经37岁了。可我有时还是忍不住恨自己的妈妈,对她发脾气。

比如刚才,我1岁半的女儿吃酸奶然后吃了一颗葡萄,我妈妈就唠唠叨叨说我不应该给小孩子吃酸奶又吃水果,不然拉肚子的云云。又说我买的育儿书里面就 说了不能这么这么做。我听了很烦,只要是我妈自己认为不合她自己逻辑的事,她就扯一些有的没的旁证来为自己正理。我就说,书里根本没那样写,都是你自己臆 想。她马上回敬我,说买那些书又不看,不看就拿去烧掉!

我一听就来火了,我从小到大我妈对我和我姐都是那一副极端的教导和交流方式,写不出作业就罚跪,背不出九九口诀就用针扎耳朵,放学回家玩了10分钟 就挨打,借了同学的一本小人书回家就被她撕碎。现在又整天动不动就说买书不看就烧掉!我真的很生气很生气,从小到大我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温情,她对我和姐姐 不是骂就是教训,还总爱挑吃饭的时候骂,几乎没有夸奖和表扬的,总是说我们不如人,说别人这好那好。后来成人了她也是一副严厉生硬的交流方式,万事都想教 训人的语气。我真是烦透了,有时恨不得自己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没有过这样烦恼的人生。

我和我姐到现在都是心理和性格不太健康的人。我姐到现在快40了,还没要自己的小孩。我有了自己的小孩后,对我妈的愤怒更多了,因为我始终无法理解 她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孩子那么没有温情。我和我妈在一起,就要吵架,有时当着我女儿的面恶狠狠地吵。我很不想将我妈这一代对我的不良影响传继到我女儿这一 代,可是我无法忍住自己的脾气。 我永远不想和我妈一起生活,可是有时又觉得她一人孤老很可怜。

尝试过和她沟通,凡事她必定是条件反射地找借口、推卸。举个例子,我问妈我们小时候你老是打骂我们,我现在脾气性格都有问题跟这个是很大关系的。她 会说这是特定的历史背景,又会说我哪有经常打,你捏造。等等,等等。每次沟通的结果是我更加生气和郁闷,我们根本无法展开交流,话题一开始就立即转入冲 突、闭嘴、生闷气。 我特别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有一天又被狠狠地打骂了一顿,后来我走上了四楼的楼顶(我家就住在四楼)很想跳楼死了算了,心里头充满了悲愤恨。那种感觉我到现在 还很深刻,似乎刻在了我的骨头里。

我恨我妈。尤其是我越来越在我身上发现了和她相像的影子。比如条件反射地推卸责任和找借口。我痛恨这些毛病。我年纪愈大,愈不能忍受自己的缺点,和 我妈的缺点。 所以在一起就总是无法避免地发生矛盾和冲突。可是又不能不在一起。我妈老了,无依无靠,如果我不和她在一起生活,我又于心不忍。可是在一起,我又总也难以 感到快乐。

我妈来跟我生活的这段时间,我几乎没有一天是舒心的。无论我心情有多好,她总有办法打击一下或者迎头泼冷水,让我的情绪破坏得很糟糕。几乎没有一天是舒心的。

今天我又郁闷了。

复活节商店关门了几天,今天周六开门营业一天。原本跟我妈说过,趁周六开门我去把一些她回国要带的礼物买好,同时我也买些自己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好 借她回国之机退税。今天上午谁知天下起雪来。我对女儿说,下雪啦,妈妈今天不出去了,在家工作(我是在大学里做研究的,工作常常在家做,不分昼夜和周 末)。我妈立即来一句:“那你不趁商店开门去把你的事办了!” 我突然又被她气到了,没看见下着雪?天冷不说,从住地到火车站我得先骑单车十几分钟,下雪骑车到车站全身都会淋湿,我还没有帽子,冬天的帽子有一天下班忘 在火车上了,而风雪一吹头就痛。这些我妈都知道,她就是无视,无视她自己女儿的困难,好像什么事她就是简单看到结果,不管这个结果是否具备实现的条件。

我又想起来,我妈在国内还没出来帮我一起照顾女儿的那一阵,我女儿才不到一岁时,她爸爸也就是我前夫在外边有女人已经不回家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 工作、忙乎一切生活大小事务,每天睡觉时间都不到4个小时。偶尔打电话回国问候我妈,有时聊几句就是想感受一下家人的温情和感受一下依靠,我妈却劈头盖脸 来一句:你的丹麦语学得怎样了!?我那种郁闷愤懑真是难以描述,我就像一个上弦上得紧到极限的链条,稍微再一紧就要绷断了,我妈却从来不知道关心一下自己 女儿的困难过程,只直视目的,只关心她的女儿是否按照她的设想去完成任务了,从来不会想一下,她女儿的每一天有哪一分钟能够空闲歇口气,有哪一分钟可以掰 出来去学一门外语,没有试过问问你的生活有什么不顺心吗,你的工作是否有困难,你一人在国外打拼是不是很苦?

摊上这个妈,我天天都压抑郁闷得难受。我情愿我没有被生来这个世界,我不愿意当我妈的女儿,我恨我妈。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Shu Don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email protected]